從漢唐之后懲罰強奸犯明白了什么道理?

 imcoffeir   2015-06-17 16:20   1415 人閱讀  0 條評論

   漢、唐、明,是中國封建朝代的三大鼎盛時期。但從上面所述可以看出,這三個朝代在男女性關系上,就不值得炫耀,用今天流行語來講是爛一姓、臟一朝、亂一片,其毒負作用很大。不過,在法律方面,這幾個朝代對男女關系的定義是相當嚴格的,特別是家庭、家族內部的性關系、倫理關系十分有講究,對違反孝道和女性意愿、不合倫理的性行為,處罰很重,卻又是十分值得稱道的。


    在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和奸罪、居喪奸罪一說,到了唐代出現了“強奸”、“輪奸”罪名。其“犯罪行為”的輕重,依尊卑、親等來區別。曾任民國時期南京中央大學史學系教授、著名法學家楊鴻烈有過考證,對家族內的違反女性意志的性行為,“臟唐”的處罰就極為嚴厲。如,諸翁欺奸男婦,諸男欺奸義男婦,居父母喪而欺奸父妾,主欺奸奴(已許嫁良人為妻),均視情節輕重、親等處以杖、笞,直至處死。對后果嚴重者加重處刑,如強奸未成者處以杖刑,后果嚴重(折傷者、強奸者)則處以絞刑。三男強奸一婦為輪奸,皆處死。

    在唐確立了“強奸罪”,并施以嚴厲制裁后,這方面的律例就更詳細了:

     后周:夫之婦被人強奸,男犯殺,婦人不坐。

     元朝:強奸有夫之婦者,死;無夫者,杖一百七;強奸十歲以上女者,杖一百七。在保護女性免受性侵害的進程上,有了“強奸幼女罪”。規定:強奸幼女者處死,雖和同強,女不坐。“幼女”的標準是“止十歲以下”。另,諸與奸婦同謀藥死其妻者皆處死。

明朝:凡豪勢之人,強奪良家妻女奸占為妻妾者,絞。“幼女”的年齡標準提搞兩歲,定在十二歲。另,夫毆妻致死者,絞。以下情況別論,夫有毆罵妻妾,致妻妾自盡身死者勿論;夫毆妻,非斫傷(用刀斧砍)勿論。

     清朝:處罰在違反意愿的背景下的單方強行性行為,制裁也不含糊,沿用明律。但“夫毆死有罪妻妾不為罪”一條也被繼承,對妻因與夫口角而妻自縊,如無傷痕,不予追究。

另外,中國古代律例還對受到性侵害的女性在“族禮”和社會地位上給予保護。規定:強奸妻前夫女已成,并杖一百七,妻離之;男婦受翁欺奸,男婦歸宗;父妾受欺奸,婦人歸宗。

    如果對照上面的律例,劉邦、劉盈、李世民、李治、李隆基、朱元璋、朱厚照、朱見深等諸多帝王的婚姻行為、性行為,有失人倫是自然的,還都是嚴重的“犯罪行為”。但是,一方面帝王們自己隨心所欲,宮廷內部亂倫亂交亂來,極盡所能,弄出舅娶甥女、哥霸弟媳、子寵父妾、父奪子愛、橫搶人妻的一幕幕失范閙劇;另一方面則強力規范民間的性行為,要求臣民恪守封建禮教,在性行為不得越雷池。

    實際上,翻開歷史書,中國封建帝王的的性行為,都是臟、亂、差。不只漢、唐、明三朝,統治過中原的外族莫不如此。金海陵王完顏亮就是一個與隋煬帝楊廣不相上下的淫君,阿里虎是他昭妃,他連阿里虎與前夫所生的女兒重節也不放過,淫了母女倆。元順帝妥歡貼睦爾喜歡群交,集體于宮中淫亂;還找來西域僧人,學房中術“演揲兒”,又通過妹婿演練“雙修法”,召民家良女“實習”。清帝也不能善其身,同治皇帝載淳在北京逛窖子,染“花柳病”而死;慈禧太后是與呂雉、武則天一樣權力欲、性欲俱強的女人,有一次還逼兒媳婦與她一起聽淫戲;傳說慈禧面首有兩三個,一姓白的面首竟致慈禧懷孕;慈禧還將一姓史的飯館伙計留宿后宮“晝夜宣淫”;為了排解欲火,長期與太監安德海、李蓮英亂搞。

甚至連短命小王朝也不會錯過縱欲的機會。如南朝宋孝武帝劉駿不論尊卑親疏,只要喜歡都要“幸”一下,其叔父劉義宣有四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劉駿全封為嬪妃,都給“幸”了,而且性交時不避母親路惠男,就當著路太后的面縱欲;更糟糕的是,劉駿把路惠男也給強奸了。《宋書·后妃列傳》記載,“上(劉駿)于閨房之內,禮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太后房內,故民間喧然,咸有丑聲。官掖事秘,莫能辨也。”劉駿強奸親生母親,廢帝劉子業,則淫親姐。劉子業青睞姐姐山陰公主楚玉的美色,同食同宿,顛鸞倒鳳。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E6%9C%AA%E5%91%BD%E5%90%8D/124.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