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的心淡漠了你才殷勤

 imcoffeir   2015-04-29 14:37   1141 人閱讀  0 條評論

我在南京上初中的時候,教室里有一臺錄音機,放磁帶的那種,原本是老師供學生學英語用的,但是也有人用來放些其他的東西。在一個淫雨霏霏的黃梅天里,我帶了一盤鄧麗君的原版磁帶在課間播放, 在放到《愛的使者》的時候, 班上一個同學義憤填膺地過來關掉收音機, 說:“你怎么放小日本的歌曲,難聽死了”。

本來這是一個小事, 但是記得在初三選修音樂欣賞課的時候, 這個同學在課堂分享的時候,表達了對鄧麗君的懷念。 記得我那時候忍不住了,我說你知道嗎,就是你們這種人太多,鄧麗君一輩子都沒有踏上大陸,你懂個屁的鄧麗君,憑什么寫她,你配嗎?
我那個時候還小,長大以后我漸漸學會了接受那些人。 我接受04年粉劉翔和08年迅速轉黑罵劉翔的是同一批人。 我還能接受別人跟我說:喬布斯技術太強了,可惜死太早,失傳了。 所以在竇唯再次進入大眾眼簾的時候,我接受了一切,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這么一批人,他們對任何事情都只知皮毛但是卻樂此不疲地成為引爆話題的人群,靠著嗓門大做傳聲筒,將那些不該被遺忘的東西,先扭曲了再傳播。至于為啥如此樂此不疲, 可能是為了向更為無知的人裝逼吧。
于是為了滿足這個群體,新聞工作者把內容做成了快餐,網上有若干通稿被截圖的, 比如姚貝娜的死, 各類獎項的獲獎結果,先放上去5分鐘,萬一烏龍了就拿下來,中了就是首發。 新聞工作者對于竇唯也是這樣處理的,快點生成話題,推出,得了, 再不推明天就是汪國真, 死者為大懂不懂? 不過死者再大,雷軍念英文了你也得靠邊站。
我沒有第一時間寫竇唯,盡管我是那么喜歡他。 我覺得第一時間的文字不能表達出我對他的尊重,就好像你和一個許久不見的美女重逢后立刻勃起,這并不是一種禮貌和贊揚。當然還有更加詩和遠方式的比喻,好比李碧華就說過,秋天的扇,隆冬的夏衣,還有,當我的心淡漠了你才殷勤。 是的,我能理解竇唯的淡漠和對那些殷勤的不在乎,因為我聽過他每一首歌,那些歌曲穿越了劈腿、婚變、再結婚、再離婚、潦倒、翻身,我對他的思念也隨之穿越了每一個春夏秋冬。 在大家用“王菲的前夫”來稱呼他的時候,有一些人喊出來指指點點,顯得自己比那些用前夫稱謂的人要懂的多,站在了鄙視鏈的上端,各種文章層出不窮,很多都是要搶鄙視鏈位置的,而我卻什么都沒寫,因為我覺得我已經不需要去寫他了,就像不勃起不代表是輸家,也許只是啪啪啪剛結束而已。
我很慶幸自己不是一名新聞工作者,作為碼字者,我可以不用考慮話題和閱讀量而隨意寫我想寫的人,想表達的事。作為閱讀者,我不追熱點,不參與頭條的討論。 對我的偶像,我表達的敬意就是持續地關注。 我還喜歡高旗,盡管他可能一輩子都紅不起來。
我也不是總在鄙視鏈的上端。我能記得何勇在演唱會上喊:李素麗,你漂亮嗎? 然后斷送了演藝生涯,但是我會常年累月都想不起他。 我也忘卻了羅琦打架被人戳瞎一只眼后繼續霸占搖滾女一號的位置直到吸毒被抓,看到《我是歌手》的時候才想起她。 艾敬唱完了《我的1997》,于是1997之后她也從我的腦海里消失了。 因為忘卻,我沒什么資格用對他們有限的了解去裝逼。 硬要凸顯出我品味不凡的話, 來一句何勇的歌詞作為結尾和打賞語怎么樣:找個女朋友,還是養條狗?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E6%9C%AA%E5%91%BD%E5%90%8D/24.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