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化騰內部發言:微信玩的,我也頸椎難受

 imcoffeir   2015-06-08 17:50   1423 人閱讀  0 條評論

摘要:今年在深圳的峰會,主持人說騰訊是半條命,因為我們做了很多減法,很多業務也是合作伙伴做,要兼顧很多人,當時用這個比例。我想,半條命也不錯啊,可能更好,主持人就說別人整條命跟你半條命搞在一塊,保你們啊。我們的策略對,真的是,原來做平臺,現在做生態。

時間:2015年5月31日

場合:香港大學“追夢者”論壇

發言:馬化騰,騰訊創始人

?大佬說:微信玩的我也頸椎難受

假扮工程師,假扮女孩子陪聊

【此處略去一些開場白】沒辦法嘛小公司嘛,我的職位是工程師,另外一個創始人寫的是總經理。因為我技術比較強,不可能老板也出來干活,我是假扮工程師。

后來回來真的開發系統,找到老東家瑞訊,那時候要做到3萬用戶,于是去學校一個個拉用戶。湊到3萬人可能要兩年后,公司就死掉了,又砸在手上了。那時候我們就想著做完賣掉,做完賣掉,大量開發。自己又去網上推廣,最后用戶上來了,最開始沒人聊天,我自己要陪聊,有時候還要換個頭像,假扮女孩子,得顯得社區很熱鬧嘛。

忽視移動互聯網就是滅頂之災

3年前,互聯網在PC上面,這三年完全顛倒,移動互聯網才是真正的互聯網……也有國內的公司在移動互聯網轉換的過程中跟不上,飛速地掉隊。甚至強大如Facebook,股票一度跌到700億,是因為大家擔心它向移動端轉變有問題。直到這兩年Facebook迅速重視移動端,包括whats app的下血本的收購,不敢怠慢,一點都不敢,否則就是滅頂之災。

微信和運營商是魚和水的關系

做微信,是因為我們看到了一點點不同。我們當時很緊張,內部有三個團隊同時在做,都叫微信,誰贏了就上誰。最后廣州做e-mail出身的團隊贏了,成都的團隊很失望,就差一個月。最開始微信推出的時候,運營商很緊張了,沒人發短信,電話也少了。我要限制你,全世界有很多國家會出很多招去限制你。其實這個是勢不可擋,我一直跟他們說你們放心,你們絕對會受益的,你們的語音服務下降了,但是你的流量上去了,怎么會吃虧呢?增長很難說,直到去年,數據增長比語音快,現在放心了,跟我是魚和水的關系。

Uber可能敵不過地頭蛇

我們支持滴滴,阿里巴巴支持快的,我們就像打仗,像武林高手一樣,一天大概虧損2000萬,再炒到3000萬,我也跟,最高一天虧4000萬,誰也不敢收手,一收手就前功盡棄了,內傷死掉了(笑聲)。后來跟馬云溝通,最后在很多資本的撮合下合并了。

現在面臨uber的競爭,中國一直有外面的互聯網公司進來,強龍和地頭蛇誰贏呢?目前看無一例外都是地頭蛇贏了,沒有一家打得過地頭蛇。本地創業者所有身家性命都在這里,一天可以做決策幾次,跨國公司還要向老板匯報,老板還有時差。這里又有資金,PE很活躍,對中國本土的創業者還是很有信心的,很接地氣,而且主動思辨,一條路走不通試幾條路。

騰訊軟件的很多bug都是我找到的

我是軟件工程師中的產品經理,最終要決定產品的走向、對用戶體驗的把握。所以我會花大量時間用這個產品,尤其是最核心的微信、QQ、Email。很多bug都是我找到的,我這方面的能力還是很強的,包括最新的6.2,很多問題還是我找到的,本能習慣,因此也可以看到對公司氛圍的帶動。

生活中作為用戶我沒有什么訣竅,就是大量用,不斷地用,盡量找溝通的場景,慢慢地找到感覺。對于產品經理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把自己變成傻瓜,發現問題,然后想為什么這樣?然后變成開發者。一秒鐘傻瓜,一秒鐘專業。

美國人也開始抄微信公眾號

美國的確是霸主,前十幾乎都是美國,他們一做就是全球性,數據庫系統,路由器芯片,整個IT的核心都是美國的,大家不在一個起點,對于美國以外的國家,其實都是學習、copy,毫無疑問。

但是到了應用層面,文化、用戶選擇的不同,中國互聯網創造了很多,其實有一部分美國還沒有中國走得快,從移動互聯網角度,中國6.5億網民,5.6億通過手機上網,滲透率80%,美國才2.8億,滲透率60-70%,這方面中國是美國的兩倍多。

新的東西,在中國等亞洲國家移動化更快,比如說微信的公眾賬號,我們看到Facebook這幾個月也在做,對我們來說沒有誰抄誰,看誰能滿足需求。

稅務和發票就是痛點

最近常提痛點,什么是痛點?舉個例子,稅務和發票,這個就是痛點啊,你要住酒店,要開個發票,證明,回去報銷。能不能用微信掃一下,你都不用打印,電子發票都在云端,從我的卡里扣完錢,然后兩分鐘之后錢又打回到我的卡里。我也不用搞什么假發票,這個就是案例,一講他們覺得很興奮。包括你們知道國內,刮發票中獎,搞得手很臟,中了幾塊錢怎么領,麻煩,這個就是痛點,我說能不能掃一下,立刻知道,中了我還可以給我同事發紅包搶一下,還可以在朋友圈炫耀一下。

騰訊的“半條命”生態

今年在深圳的峰會,主持人說騰訊是半條命,因為我們做了很多減法,很多業務也是合作伙伴做,要兼顧很多人,當時用這個比例。我想,半條命也不錯啊,可能更好,主持人就說別人整條命跟你半條命搞在一塊,保你們啊。我們的策略對,真的是,原來做平臺,現在做生態。

現在這個事情,只有我們能做,其他事情,別人能做盡量讓別人做。最大的問題,創業者、創始人心態,一個企業再大還是缺乏創業者,很多業務要留給把所有身家性命留在里面的人,而不是讓自己下面的部門跟他們死磕到底,我們以前做過也都失敗了,所以內部有員工說,那不是剝奪我們創新的機會,我說沒辦法,要么你想清楚,你出去做。要么采取競爭的方式,比如,游戲開發的工作室,利潤的20%,算你的成本,招的人多,成本就大,要多少股票你自己掙,盡量營造市場競爭的氛圍。

MSN不是被QQ搞死的

我不代表其他同行,我們這個行業也沒有先例。但舉個例子,大家知道MSN曾是QQ最大的對手,他沒有任何限制,暢通無阻,但最終他也死掉了。第一,他死掉不是我們打掉的,是沒有趕上社交化,它是給Facebook打掉的。第二,他們中國本土化沒做好,一改版,中文字體亂七八糟,盜號,安全這些本地運營不過關。聊天這塊現在QQ好像辦公用,微信休閑,以前MSN辦公用,QQ休閑用。其實在微信的領域監管也是暢通的,更多的限制還是跟內容、信息安全有關。

我覺得世界很大吧。其實現在有經驗,完全同場競技,我們一樣勝利,我們就是這么過來的。本土的創始人和跨國公司,這種競爭只要沒有資金的劣勢,現在中國資金很多,概率還是大的。

和馬云私交非常好

關于馬云,今天不評論同行,其實私交非常好,共同投資的公司就有五六家,比如華誼兄弟。有競爭也是常態,不要太妖魔化,摸爬滾打,大家這么多年,當年亞馬遜,eBay沖來中國,阿里巴巴還是很堅強,戰勝了他們贏得了市場,這個毫無疑問,不能怪政府什么的。

看不懂孩子的生意,錯在你太老了

其實你什么都沒有做錯,錯在你太老了。我們最早看到Snapchat,外國13-18歲小孩在用,我們高管用了覺得好傻好無聊,看不到價值,只投了一點,后來漲得很快。這個公司我們副總去過,就是海邊一個玻璃房,很小的公司,感覺一個石頭就把他們擊破了。當時只有2000萬美金,我們沒進去,現在遠遠超過我們想象,百億美金。

很多投資人估計得回家問他們的孩子了,現在孩子們故意跟大人不一樣,中國很多孩子還在用QQ,這個不是技術的問題,人性的問題,他們不想跟父母在一個圈子里。類似冒出來很多,對于一些新東西我們不能理解,但表示尊重,受歡迎還是有道理的。

微信玩的,這一兩年我都在換眼鏡,頸椎也難受

微信改變了人與人、甚至家庭生活,但你看我們吃飯,一桌人都在玩手機,我們已經成為了社交媒體的奴隸。包括對眼睛傷害很大,這一兩年我都在換眼鏡,頸椎也難受。以后我期待可以接腦電波,想什么直接傳過去。其實我們還是要正面看,看你自制,你要成為控制它的,而不是被它控制,包括朋友圈,我們也想怎么幫用戶去掉噪音,也在考慮。

多幾個伙伴,比單槍匹馬好

以前想當天文物理學家,愛因斯坦什么的,后來發現沒有機會。現在這個領域,也有很多英雄,比如喬布斯,他對產品的觀點很深,很多不可理喻的杰作,iOS流暢度確實好很多。我最想做人工智能這塊。未來希望電子設備更加智能,打個比方,能像無人機飛一圈回來,幫看路況,做你的保鏢,這里面結合了很多知識。

我覺得同學們有很多創新很好,也希望同學走出社會之后要保持開放、陽光的心態,在社會上學習行業,社會知識,更接地氣的知識,更加擁抱這個社會。不要好高騖遠,一點受挫又受不了,困難是一定有的,從來不會有人天生對你好,也不一定會永遠幸運,永遠會遇到問題。最后建議,找多幾個伙伴,比單槍匹馬好的多。(來源:年代智庫)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E6%9C%AA%E5%91%BD%E5%90%8D/98.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