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寶貝眠空讀后感

 imcoffeir   2017-08-23 11:25   2931 人閱讀  0 條評論

      還是偏愛安妮的《眠空》。盡管她改名慶山,我還是守舊的叫她安妮吧。那個階段整夜整夜的失眠,像是在黑夜有了白晝的氣息。起身,赤腳在地板上行走,微涼,喝一杯沒有溫度的水。瞥見那日剛到的《眠空》,喜歡窗臺邊的那只貓。眼睛可以穿透黑夜。成長與其說是蛻變,我寧可相信是一次犧牲。小的時候的天真爛漫,到后來漸漸開始活得有棱角,與這個世界有太多太多的不茍同,執念的抱著幻想在過活。看著越來越多的人為了生活而選擇與這個世界和解與妥協,自己就越發珍重自己身上的棱角。或許這才是我喜歡五月天的原因所在,五個倔強的大男孩,將自己的執著融在了一句“我不轉彎”的歌詞之中。靈魂的出逃讓我覺得難過與不安。我開始偶爾的失眠,我喜歡安寧靜謐的夜晚,想著在夜晚來一次出逃,但我卻不知道這深夜有多深。喜歡蕭亞軒在《突然想起你》中的一句歌詞:“一個人的夜,我的心應該放在那里。”

      最初讀安妮,記得是《告別薇安》。那時的安,還并未像這個世界做出一絲的讓步與妥協的姿態。在《告別薇安》中她提到過這么一句話:“生命是一場幻覺。”現在沒日沒夜的奔走勞累,讓我漸漸覺得這個世界變得恍惚而不真實。


      后來讀《八月未央》《薔薇島嶼》《素年錦時》《清醒紀》《眠空》以及《且以永日》,她的文風其實并沒有發生過變化,變的是我們,是我們這些讀者。她依舊是安,依舊是孤獨孤傲一意孤行的安,她有了丈夫,失了父親之后迎來了女兒,她開始顧及家庭,可她依舊是那個一意孤行的安。她是我們依舊熟悉的安,就像熟悉的襯衣,總是沒有磨合期就服帖舒心的。

      對我來說,我更喜歡安的散文,而不是她的小說。她敏感而又善于挖掘內心,那些你可能有過的感覺,但你沒有辦法用言語精確的描述出來,她觀察自我愿意觀察的生活,每一處細節。

開到艷極的花朵,空氣,霧水中的雨露,好的一面,以及頹敗不好的一面。我一直以為這是好的雜文,抑或是好的散文必備的品質之一。你要善于觀察,并且善于描摹,最后你要讓讀者知道,你想要表達的東西。每一篇文章,都是一種視角。而這個世界的大部分觀點,就是由不同的人,不同的視角構建起來的。

      但她的小說來的卻遠沒有她的散文那樣出色。假如你把她同時期的小說放在一起,會發現人物形象故事架構刨除表現之后,核心總是如出一轍,而大多人物形象和故事結構卻又出奇的相似。

      在這本《眠空》里,那種被收進去的東西,又得以一點點的展現開來。可能是因為這本書比其他任何一本書更要來的真實。那些她正在想的,抑或是她正在經歷,經歷過的,都很真實。而這種真實是,有些人能夠從里面得到共鳴。好的作品要讓讀者心悅誠服。對于作者來說,讀者的共鳴比什么都來的真實。對讀者來說,這種共鳴同樣如此。用安的話來說就是,假如那有一個核心,你就要迅疾有力的直至核心。要讓對方有被擊中的感覺,一種震撼,因此才會印象深刻,從而記得你。


      而這種核心,是因為作者和讀者之間,無法有更多的實體接觸。戀人朋友之間的觸覺,嗅覺,熟悉的氣味,聲音,肌膚的溫度,人體最直接本能的記憶方式在作者這里都是一場虛無縹緲的海市蜃樓。作者能夠讓讀者印象深刻的唯一方式只有直至內心的犀利,才能夠被記得。

      她的文字日漸內斂與安寧,很多留白的空間,好似話未完,其實是自覺不需要說太多,點到為止,已經意味悠長。能明白的總會容易明白,不明白的也不希望使其明白。

      伴隨著她的文字,我們開始期待著各自的愛情,期待著凜冽的青春,期待著能有她故事里那種不一樣的生活和情調。我們情愿醉生夢死看著云卷云舒,溺死在安妮清冷灰暗的句子里,情愿只穿襯衣躺在雪地里,讓冰冷直刺心房好清醒的看清這個丑陋不堪又脆弱無力的人世間,好像我們都是她故事里面的孩子,恨著一些人同時又愛戀一些人,極端又痛苦,暴烈卻敏感。不知天高地厚的渴望能隨心所欲的操控自己的命運,能夠隨時開始新生活然后隨時可以離開。

      青春時候的她那樣任性決絕,字里行間透出撕裂感,寫著多少年輕人同樣年少輕狂的漫想,寫著多少人羨艷的燈紅酒綠的生活,寫著她自己的經歷與掙扎,寫著種種角落灰冷的瑣事碎片。

      我們看到了她的成長,我們看到了更多自省的成分,雖然還帶著些許主觀臆斷,但是她已不是那個封閉自守的女子了,她開始與外界溝通交流,她開始主動并不求回報的付出,她甚至會在離開以后再次轉身給予送行人一個溫暖的擁抱。

      這真的很好。作為作者的前進,拋下她的讀者,一人往前走。而網上負面評價這么多。她用一種姿態在不屑他們的嗤之以鼻,無可理會。書能夠熱銷,寫出想寫的東西,維持緩慢的節奏生活。她已然比誰都成功。

      而事實上,不管你多對曾經的自己嗤之以鼻,那也是構筑成為現在的你一部分。你應該珍重那些負面的評論,因為那也正是說明了你的價值。每一個人的生活都自有他生活的情誼和趣致。旁人無法理解的,并不代表就是錯的,并不是杜撰或者是裝逼。就像她在書里前幾頁寫到的那幾句:“我們的人生中不存在假設。存在的即是唯一被允許的。沒有什么發生是錯誤的。它們最終都是正確。”

      讀《眠空》的時候會有窒息的感覺,就像當初讀完《蓮花》之后被掏空的感覺一樣。幸而還有一個生物叫張小嫻,讀安妮的時候我會伴著張小嫻一起讀,算是填補一下心理上的空失。這樣作死的性格才得以不想太多。

      讀安妮多半是讀一種閑,她所倡導的生活方式,極端自我與自省,以現實庸常的眼光來看太過夸張,其實近似行為藝術。就如生活在魏晉山林田園間裸行歌嘯的風流名士,這種行為藝術是表達自我存在的一種方式。 
  而我們大多數都是普通人,像一顆楔入精密儀器的螺絲釘,過著一成不變的日子,哭笑悲歡都只是自說自話的獨幕戲。我們不可能成為安妮筆下塑造的主人公,也不可能成為第二個安妮寶貝,我們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園地。 
  前幾日偶爾讀到唐人張說的一句詩:日見塵物空,如何靜心闕。

      大概文學也是以這樣的一種方式影響著人,當然《眠空》也許根本算不上一本有文學價值的書,它只是夜里的一杯水,需要的人需要它,不需要它的人也不必需要它。

      年少是要經過叛逆的,而后才能學會感情的克制,學會承擔跟接受。人的成長是以逐漸失去剛烈為代價的,人要經受住投入和用力的墮落。墮落使人快樂,而世間的一切無非就是代價問題。年少并不懂得權衡代價問題,但是生命中有一扇門你無法躲避,于是你必須長大。     

      而人生的困惑從來不會跟隨著時間而消失,它只會伴隨著經驗逐漸被下一個困惑所取代。一個人經歷的越多也許只是增加了度過困惑的勇氣,平靜的不會再手忙腳亂的,開始自己新的旅程。你必須要學會和困惑和平共處,偶爾會有一點點領悟,但永遠沒有答案,沒有關系,只要經過的,都是風景。而生命的低潮期和變動期會不停不停的成為循環,并在一旁等著你經過,那時只要翻撿出心中藏著的風景,就能熬過去。旅行會讓我們的心智變得堅韌,就算受了傷也不會再斷。

     

      夜深了,未眠人你在念著誰。【唯愿無事常相見】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dhgdq/233.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