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體讀后感(讀《三體2》):嘆為觀止

 imcoffeir   2018-06-21 17:31   5806 人閱讀  0 條評論

  說實話,《三體》是我近年來讀過的最為佩服的一套小說,沒有之一。通宵讀罷,只有一個感慨——牛啊!我服了!為了表達我的感嘆,我便將三體讀后感分享給大家。它打動我的地方,不僅在于那些天馬行空的想象力,更在于整個故事結構的編排,和故事背后的各種耐人尋味的思想。

  我這個人其實一直對科幻類的小說不大有興趣的,這也是為啥我早已聽說這部神作的大名,卻遲遲不能拜讀的原因之一。從少年時候讀過的一些淺陋的科幻題材作品中,形成了一種“僅靠故作玄奧的腦洞,滿足讀者的獵奇心理,卻不足以撐起一個完美的故事,是難登大雅之堂的”這樣的標簽化思維,此后便對其有排斥感。

  說實話,讀《三體1》的時候我還是抱著如此狹隘而執拗的想法的。

  然后讀到《三體2》,才有高山仰止之慨。

  整個三部曲,每一本說都自成一統,有各自的情節線,彼此雖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卻又可以單獨成章。但是總的來看,一共有兩條主線——外太空文明對地球人類的威脅和人類的對抗過程(這是一條明線,所有故事都是在這一個大背景下產生,又是隨著其具體情況的發展而發展的);人類對黑暗森林法則的認識過程(這是一條暗線,所有的問題的核心和根源,都出于此。而隨著人類對法則認識的逐漸深入,才揭示出整個宇宙中文明戰爭的實質)。

  而我佩服的五體投地的《三體2》,緊緊這兩條主線,把一個極具戲劇性的故事徐徐展開,把整個作品拉到了一個巔峰。

  相較而言,第一部更像是一個交代故事背景的“前傳”;而第三部,則是風格大改,不再走“技術流”,而是突出對人類歷史、人性、和宇宙本質的思考,以及開闊的視野,并為讀者在讀整個作品時候可能遇到的一些思想上的迷茫提出了一個樂觀的解答。

  先說《三體2》。

  第一部的故事,在“三體危機”剛剛被揭露、人類正式向侵略者及其地球代言組織宣戰之時戛然而止。第二部接上去的時候,卻把原先的故事整個拋掉了,僅僅留了幾個主線人物。

  故事居然是從一只小螞蟻的視角開始講起的。小螞蟻探索著這個無比巨大的世界,它遇到了“高山”(墓碑),遇到了蜘蛛,遇到了倆大型動物,于是聽到了這倆動物的對話——葉文潔和羅輯在楊冬(葉文潔之女,第一部中的線索人物)的墓碑前的談話。

  這一刻很神圣。

  葉文潔和羅輯,分別是第一部和第二部的核心人物,他們在對話中完成了一種“傳承”——葉文潔拋出了四個含糊其辭的概念,羅輯接住了,卻一時間不得其解。讀者卻是“旁觀者清”的,這樣一個謎題的解密過程,必然是故事的主線。當羅輯解出來的時候,故事也便達到高潮了。

  為什么用一只螞蟻的視角來寫呢?

  其一,此時智子已經到達了地球。通過這種實時監視監聽的黑科技,三體人其實對這場對話盡收眼底。但是這從宏觀上場景來看,智子的存在是不可見的。因此作者講,這一個后來想想極其重要的時刻,當時的見證者僅僅是一只螞蟻,一只蜘蛛而已。但是實際上還有智子,還有智子背后的三體人。這是作者想要隱含表達的內容。

  其二,螞蟻的視野相較于人類而言,是渺小的。終其一生之所見,也不過寥寥而已。一座墓碑對其而言就是高山,一座墓園就是它的大半個世界。那么把視野在拉高一些,把人類放在宇宙的背景中去,何嘗不是如此呢?200年前,在人類幾百萬年的演化過程里,小小的一片土地就是我們的整個世界;到今天,整個地球就是我們的整個世界。就好像坐井觀天的青蛙一樣,我們看那一井天空,如此遙不可及,但也不過如此嘛;我們通過天文望遠鏡看太空,也是如此遙不可及,但也不過是這樣寂寥嘛!實際上呢?只是我們沒能力踏出深井而已。螞蟻對于這個天地的渺小,和人類對于這個宇宙的渺小是一樣的。這是作者的一個隱義。

  其三,滄海桑田之后,當羅輯回到這座墓園準備結束生命,并終結兩個世界的時候,見證者同樣是一只小螞蟻。當足以徹底改變歷史進程的事件發生的時候,當事人意識不到,旁人也不會在意。這樣的場景有一種歷史的戲劇性。

  其四,人類只是這地球上萬千生靈中的一種,本質上與螞蟻并無分別。我們關注宏觀上的文明沖突的時候,時常忘記了這一點,忘記了地球上還有那么多與我們共生的生物。這是人類固有的妄自尊大。第三部的結尾也表現了這種思想——整個地球文明最終存續下來的,非得是人類嗎?

  在對話的最后,葉文潔鼓勵聰明的羅輯沿著這幾個關鍵詞的方向自己去想。羅輯說還得多請教您。下面葉文潔說的這句話就有意思了:“怕沒有機會了……或者,你就當我隨便說說,不管是哪種情況,我都盡了責任。”

  沒有機會了,是因為葉文潔在對話結束之后,就將去赴那場鴻門宴(見第一部),她實際上已經預見到了自己將會在那里被逮捕。

  那么她為什么說自己盡了責任呢?她所說的情況,又是哪幾種情況呢?

  當然是就三體入侵的結果而言的。

  葉文潔是個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的人,她對于人類社會是深深絕望的,因此寄希望于通過三體文明的入侵,通過這種外力強制干預,把人類社會的秩序重新歸正——因為人類自己是不可能解決自己的問題的。

  但是事情的發展脫離了她預想的軌道。與伊文斯的邂逅改變了未來的前景。伊文斯是一個更加激進,也對人類社會更加絕望的人,他所期待的,是三體人徹底滅絕罪孽深重的人類,占領地球。而在地球三體組織的內部,伊文斯一派的人是占絕大多數。所以她預見到了,三體入侵的前景比不會如她所愿——她對人類還是抱有希望的,只是期待在外力干預下人類能夠改造本性中的惡,但并不希望人類滅絕。

  因此對三體事件非常矛盾的葉文潔,通過把“黑暗森林法則”的秘密,含蓄地傳遞給這個有悟性的年輕人,是想要為人類保留最后一個存續的底牌。至于人類會不會了解其中真諦,是否能善加使用,就取決于這個年輕人,和后世子孫們自己了。

  葉文潔,盡了自己作為人類一員的責任。

  下面,故事的線索非常清晰。擺在人類面前就是這樣一個前景:壞消息是,三體人已經組成了艦隊,向地球進發;三體的智子封死了人類的科技,人類在其主動解封之前不可能再取得實際性的科技進步。

  好消息是,三體艦隊到達地球還有近四百年時間,我們還有組織防御的余裕;三體人即使在各個方面全面占優,但其不會拐彎抹角的溝通方式,也讓人類找到了一個致命弱點——不會玩謀略。

  于是我們的故事就圍繞這樣一個主線展開——四個大忽悠如何在400年時間內找到對抗三體艦隊的有效手段,和ETO(地球三體組織)這幫地球奸們能否在這段時間內提前把大忽悠的啞謎解出來,并破解了。

  這關系到地球人類的生死存亡。

  于是大忽悠們一個接一個被揭穿,下場凄慘。而我們的主人公,作者卻在這種緊張的氛圍下,花了極大的篇幅,寫他的浪蕩不羈,寫他如何把妹,寫他如何在人類即將迎來末日的背景下茍且偷生,還利用職權之便各種腐敗。

  為啥呢?

  為了塑造人物。

  故事只有情節,沒有有血有肉、飽滿而真實的人物,就立不住。

  羅輯這個人物才是整個故事的核心所在。有前面的浪蕩不羈,才能有后面的忍辱負重。你們自己看吧……講故事,講究個起承轉合。但是形成了這么個死套路,閱讀的快感就大打折扣了。所以好故事一般要出人意料,要一波三折。

  如果這個故事,按400年的時間里面壁和破壁兩個計劃的對抗,最后人類解出了謎題,打敗了外星人,這么一個線來寫,那就大打折扣了。所以作者牛就牛在,他架構的故事永遠是這么個思路——拋給你個巨大的絕望,在絕望中尋求希望,忽然得到了希望,前途一片光明,又忽然從一片光明中墮落入無邊的黑暗,墮落入更大的絕望,再在絕望中尋求希望……三體入侵,封死了人類科技,這是絕望的;但是人類找到了對抗的方法,開始了面壁計劃,這是在絕望中找希望;ETO在智子的幫助下,一個一個粉碎了面壁者的計劃,讓人類所有的努力全部付水東流,這是更大的絕望;但是羅輯忽然找到了正確答案,我們滿心歡喜地想看他怎么拯救人類,丫被ETO精確刺殺了……這真是絕望啊!但是一看,這本書后面還有老厚,主人公肯定死不了。

  果然,主人公通過冬眠來到未來,見到了一個極其完美的人類社會。面壁計劃的故事戛然而止了!ETO也完球了!故事咋講到一半不講了呢!作者高明之處就在這里了,他的思路不會被面壁計劃這條線束縛住。故事實際上還在面壁計劃里進行,但是人類自己沒有意識到,他們拋棄了面壁計劃,在社會的極大進步之中,變得自以為是,變得天真爛漫,被浮華表象蒙蔽了雙眼。整個人類處在一種盲目的樂觀和自大之中,只有從危機時代冬眠過來的人,才能透過這些浮華,感受到潛藏的更加可怕的危機。

  用從第一部起就是重要主線人物、物理學家丁儀的話說,這個時代確實很好,是人類夢寐以求的,但是他“一個公元世紀的人,幾百年后還能在大學里當博導”,這是很可怕的!因為人類社會看似取得了極大的進步,獲得了更大的力量——有了強大的太空艦隊,民眾生活更加負責美好——但是,實際上所有進步在科學理論上,仍然是以21世紀初的水平為支點的!在幾百年中寸步未進!

  這就跟給你一袋方便面,你以前只會用熱水泡,現在能做出個花兒來,自己還樂得不行,但是你這個玩意兒能叫個菜么?能上得了滿漢全席么?放上去會不會死的很難看?

  果然,三體艦隊根本不用殺過來,一個小小的探測器,基本上沒展現什么牛逼的技術,硬是把整個地球人的太空艦隊炸了個底掉。

  絕不絕望?

  這是《三體2》里面最絕望的一段。

  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在這種絕望之中,人類的那種盲目的愚昧,把唯一的理智的人奉之為神。先前那種展現了高度文明化的人類那里去了?一夜之間回到了史前的蒙昧時代。

  羅輯給看蒙了的好基友大史解釋這是為什么。他專門挑了大沙丘上最黑的犄角旮旯,兩個人點上兩支煙,把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的兩個煙頭的紅點,比作是太空中的兩個文明。讀這段的時候,腦海中的畫面感一出來,立馬領會到了“黑暗森林法則”的真諦。這也是作者敘事的牛逼之處了。

  無計可施的人類開始破罐子破摔,羅輯也說了,沒奈何了,卻似乎是為了轉移民眾的注意力,而接受了政府的要求,主持把核彈運到太空的這個“挖地雷”的工程,干得不亦樂乎。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在絕望之中舉足無措而將羅輯視為神明的民眾又大反轉,開始懷疑他是騙子,對其進行惡劣的排斥和攻擊。羅輯也一副潦倒、絕望的樣子,任憑人們的懷疑和攻擊,什么也不解釋,默默承受。

  這本書,其實一直是在跟我們探討人性的啊,從第一部,到第三部,一直都是。

  等到窮困潦倒,隨時可能掛掉的羅輯,走在大沙漠中,走到故事的開頭那座墓園,在楊冬和葉文潔的墓旁親手給自己挖了墳的時候,我想,也算是個圓的很好的結局了,雖然結果黑暗了一點。

  但是故事沒完,又反轉了!

  當羅輯看著墓碑上的小螞蟻的時候(前后神呼應),心里為了地球上所有生靈而痙攣,他對螞蟻說:如果我做錯了什么,對不起。

  然后以自己的生命為籌碼,以兩個世界的毀滅為堵住,對三體世界發出了最后通牒。他說,他死了,核彈爆炸,暴露兩個世界的位置(具體看前文或看原著),他就是兩個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罪犯,但是他絕不懺悔!三體人在兩個世紀以來用智子監視著地球的一舉一動,但對地球人的召喚、地球人為生存所做的一切努力從無理睬,無言是最大的蔑視!我們忍受這種蔑視已經兩個世紀了!我只給你們三十秒的時間出現,來跟我談判!

  這一刻,這個地球人真心是帥炸了!

  我印象很深的一個地方是,在第一部的結尾,三體人對人類宣戰,用的僅僅是一句:你們是蟲子。

  如此的輕蔑……人類對待比我們弱小的多的蟲子的時候,何嘗不是輕蔑的。比如為了莊稼的收成,我們恨透了的那些“害蟲”么,幾千年來我們用盡了辦法除掉他們,殺光他們,輕蔑地以為自己強大的力量能輕易粉碎之。但我們卻一次次地見識到他們這些種群為生存所展現的頑強。

  這是生命的尊嚴所在。

  人類,面臨三體危機時候,拼的也是這個尊嚴。

  面壁計劃,最后還是成功了。人類憑借智謀,憑借僅僅幾個人的忍辱負重,憑借那種無言地承擔所有壓力的擔當,終于取得了勝利。

  而這個勝利不止是羅輯一個面壁者的。實際上四個面壁者在某些方面都是成功的。泰勒所夢寐以求的視死如歸和犧牲精神,即使在危機時代已經不存在,但在后來也出現了;雷迪亞茲為羅輯最后的大招留下了幾千顆超級氫彈,也貢獻了他的一個小套路,這成為了羅輯最后那個智謀的模板;希恩斯致力于讓人類認清現實,早點逃往外太空,這其實也是明智的,也正因如此,人類才得以保留了火種。

  還有,章北海,這個沒有面壁人身份的第五面壁人,自己為自己(也有他老爸的影響)設立了面壁者的任務,一步一步,用兩百年時間一手推動著星際逃亡計劃變成了現實。這是一個忍辱負重到極致了的人物,太豐滿了。

  作者講的是一個挺黑暗的故事,但是總在結尾留下希望。說明他雖然在作品中寫了好多的丑惡面,但自己并不是一個對現實感覺無藥可救的人。

  《三體3》在這一點上反映得更突出。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dhgdq/346.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