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華活著讀后感三篇500字/1000字/1500字

 imcoffeir   2018-09-13 10:01   889 人閱讀  0 條評論

     讀過余華《活著》的,都深有感悟,今天小編就把自己的讀后感讀書筆記分享出來,分別有三篇讀后感讀書筆記,就是余華活著500字1000字1500字。描寫命運無常、人生悲苦的故事有很多,余華的《活著》卻是淡然地娓娓道來的那個。余華小說作品《活著》這本書,寫的是下鄉采風的“我”,聽老人福貴講述他這一生的浮沉榮辱的故事。福貴出身于江南某鄉下的地主之家,祖上蔭德,留下二百多畝的田地,也算是大富戶。只是他爹當年是個敗家子,敗掉了一半家業,余下一百來畝。

余華活著讀后感500字1000字1500字封面.webp.jpg

一、余華活著讀后感500字

  似乎越是經歷得多的人,越是有著寵辱不驚的心態,淡看那庭前花落,天上云舒。經歷的時候當然是刻骨銘心、痛徹心扉的,到最后卻也不過只是一段回憶。便如舊相冊里的老照片,定了格的就是過去式了,既然不能改變,那就不如改觀吧。

  其實老一輩的人多少有些故事,他們經歷的一生,也不乏波折困苦,也都這樣過來了。但不是每段人生都變成了故事。正如書里寫的那樣:

  (福貴)這樣(對往事歷歷在目而又健談)的老人在鄉間實在難以遇上,也許是困苦的生活損壞了他們的記憶,面對往事他們通常顯得木訥,常常以不知所措的微笑搪塞過去。他們對自己的經歷缺乏熱情,仿佛是道聽途說般地只記得零星幾點,即便是這零星幾點也都是自身之外的記憶,用一、兩句話表達了他們所認為的一切。在這里,我常常聽到后輩們這樣罵他們:“一大把年紀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很多朋友說,看完這本書之后很長時間里整個人會陷入負能量,為命途多舛而自怨自艾,懷疑活著的意義。活著到頭來是為了活著本身么?

  也有人說,這本書的故事情節太戲劇性了,像是為了顯得悲苦而把悲苦強加于主人公似的。我個人覺得是這樣的。

余華活著讀后感500字插圖.webp.jpg

二、余華活著讀后感1000字

  余華寫這本書,想要去描繪的不僅僅是福貴一個人的悲歡榮辱,而是試圖去反映那即將為歷史塵封的整整一代人,在急劇變換的時代里是如何熬過來的。主人公的悲苦,很多時候是為時代浪潮所裹挾,是被動承受的。而作者希望的是,將人生的悲苦集中于這一點放大出來,去折射一個層面,去引讀者深思,而非為了把他寫的可憐。何況老人自己都沒有顧影自憐。

  我們看書中的角色,很難找出一個完全“惡”的形象,而多是心底存善的。每個人都有缺點:

  福貴年輕時候敗家,但如果有人有難處他就會去幫;龍二騙光了福貴的家產,但若沒有他,福貴破產也只是或早或晚的問題。何況他懂得收手,安然做個快樂的地主,且對福貴很夠意思了;村長愛貪便宜,但村里的事他都操著心,也能辦成事;春生害了有慶,但這件事里卻并無他自己的意愿……

  于是我們發現,書里沒有一個明顯的反派。主角一直與之搏斗的,是命運本身。

  本書的名字叫“活著”,而不是“生活”,也不是“幸存”。其實外文版里這個詞分得不是這么清楚,為啥中文版偏要叫這個名字呢?

  因為掙扎在貧苦底線上的福貴一家,沒有“生活”,能“活著”已經是勝利了。但即便在時代浪潮的沖擊之下,福貴一家一次次為命運痛擊,卻總不失重新生活的希望,故而這個故事也不是僅僅停留在“劫后余生”的氛圍里,而是“巔峰—低谷—緩升—跌落—緩升—跌落的循環”。“劫后余生”總是要有點奔頭的,再難也總有繼續活下去的希望。

  而且小說給我最大的觸動,不是命運的無常或是人生的無奈,而恰恰是,無論命運如何無常、人生如何無奈,若有家人在一起,或是有家人作盼頭,便總有活著的理由,沒有過不去的坎。

  其實我個人最喜歡的一個細節是,老年的福貴哄著老牛耕田,吆喝著:福貴,走啊!走啊!二喜、有慶不要偷懶,家珍、鳳霞耕得好,苦根也行啊!

  “我”上前問他,怎么一頭牛有這么多名字?老人防著老牛聽見,偷偷告訴“我”,他怕它知道只有自己在耕田,就多叫幾個名字去騙它,它聽得還有別的牛在耕田,耕田就起勁了。

  其實在老人的內心世界里,一家人永遠都是在一起的。

余華活著讀后感1000字插圖.webp.jpg

  三、余華《活著》讀后感1500字:命途多舛,你我要如何活這一生

  福貴更是青出于藍,從小驕奢淫逸,鞋底都不粘泥的;長大了更是吃喝嫖賭樣樣俱全,氣爹罵娘打老婆壞事做盡,家也不回了,成天泡在窯子里,混在賭桌上。結果掉入賭局陷阱,一夜之間輸光了全部家當,成了破落戶。《桃花扇》里唱,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老輩兒人則常說,富不過三代。祖輩們創業時候一代代人披荊斬棘、千辛萬苦,不肖子孫敗起家來卻從不吝惜。家業總是易散難聚,縱使富可敵國,也經不起折騰啊!他爹知道后險得一命嗚呼了。在床上癱了整整三天之后,也不打也不罵,默然取了房契地契,砸鍋賣鐵地替兒子還債。他爹說,福貴啊,從前我們徐家老祖宗不過是養了一只雞,雞養大后變成了鵝,鵝又變成了羊,再把羊養大,羊就變成了牛。我們徐家就是這樣發起來的。到了我手里,徐家的牛變成了羊,羊又變成了鵝。傳到你這里,鵝變成了雞,現在連雞也沒有啦!徐家出了兩個敗家子啊!主上門收屋那天,老爹死了,他帶著老娘、女兒鳳霞和懷著孕的老婆家珍,搬到了茅草房里。曾受盡了他的侮辱的老丈人,抬著花轎、敲鑼打鼓地把家珍也接走了,好好一個家,敗也敗,散也散,不成樣子。

  福貴租了曾經自家的5畝田地,淪落成了佃戶。他一個從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連腳底都不沾泥的浪蕩哥兒,扛起了鋤頭,學著村里人的模樣學著種地不會種也不行啊,種不出糧食就要餓死。比起曾經的錦衣玉食來,如今的日子當然苦不堪言,但其實村里大多數人,甚或全國上下大多數人,也不過這樣窮活著。

  半年后,家珍回來了,帶著襁褓中的兒子有慶。家珍這個角色,是傳統中國女性的典型形象,逆來順受,卻又散發著熠熠奪目的人性光輝。出身殷富之家的她,嫁到福貴家來卻不曾被善待,福貴吃喝嫖賭,家珍卻默默承受著,默默地做好自己做媳婦的責任,默默暗示和感化他,望他浪子回頭。人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福貴一夜之間淪為赤貧,她本可以回到娘家,繼續過舒服的生活,她卻甘愿拋棄一切跟他一起過窮苦日子,以一個富家大小姐的出身,去學著做農婦的活兒。福貴說,能娶上家珍,是我前世做狗吠叫了一輩子換來的。就算再窮,一家人都平平安安在一起,生活就有奔頭,日子就會一點點好過起來。

  但命運卻不讓福貴安生。他娘一病不起,家珍拿出救命錢來讓他進城找大夫,卻不想福貴甫一進城,便被國民黨軍抓了壯丁,給他們拉大炮。

  開始時候福貴還總想逃回家,但隊伍里打了七年仗的老兵老全告訴他,別費勁了,誰都跑不掉。

  這話表面上說的是逃跑的事。只是引申來想想,誰的生活不是被時代的大潮裹挾著呢?家國戰亂,誰不想逃去那心中的烏托邦、桃花源,去守著孩子熱炕頭?誰又真正能逃出亂世、獨善其身呢?

  部隊剛一過江,便在徐蚌戰場上讓解放軍圍了。

  福貴與老全、新兵春生在戰壕里忍饑挨餓,在死人堆里生生扛著。戰役結束前夕,老全死在亂槍下,春生下落不明,福貴則成了俘虜,從解放軍那里領了白面饅頭和盤纏,踏上了漫漫的回鄉路。

  離家兩年,村子一點沒變。只是老娘早就死了,家珍一個人拉扯一雙兒女,操持著家,種著那5畝地,日子過得苦不堪言。

  但生死兩不知的福貴卻好端端得回來了,一家人總算重聚,日子過得再窮,總會越過越好的。

  之后便迎來了全國解放,村里實行土改,沒收了原屬于福貴的、現在被那賭棍龍二贏了去的一百多畝土地,盡數分給了農民。龍二死不認賬,威逼農民還地,不愿意的還動手去打,于是被人民政府抓了去,說是惡霸地主。進了大牢龍二仍死不悔改,便槍斃了。

  龍二死前對福貴喊:我是替你去死的啊!

  人都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龍二這人其實并不算太壞,福貴租他的地,要幾畝給幾畝,給的還都是好地。平時也不作威作福,對福貴尤其客氣。想來其實也是靠“本事”得的富貴。奈何當上地主不到四年,便人財兩空。福貴若不是敗了家,此時也不會好到哪里去。福禍相依,誰又說得準呢?

  福貴一家依舊在窮苦中掙扎著,窮歸窮,但心里卻安穩。兩口子被生活磨得漸漸老去,一雙兒女也漸漸長大了。

  鳳霞小時候發了次燒,便成了聾啞人。但她卻格外勤快懂事,家里家外都是她幫著父母操持。有慶漸漸長大,到了該上學的年紀,家里卻供不起他。

  兩口子忍痛把鳳霞送了人,但她卻自己偷跑回來。老兩口最后還是下了決心,女兒還是要養,兒子的學也得上,苦就苦些吧!

  畢竟一家人在一起,再苦也有希望。

  后來村里入了公社,土地是集體的了,家里的雞、羊、牛也都集中到了村大隊。上級要求“煮鋼鐵”,隊長,也就是以前的村長,就挨家挨戶去砸鍋——反正以后吃集體食堂了。

  隊長進城買了個汽油桶回來,便把鍋鐵扔進去,灌上水架在柴火上“煮”。

  剛開始吃食堂的時候天天有肉,村民大呼還是集體好。只是村集體的牲口是越吃越少。

  后來便是饑荒年了。

  家珍得了種怪病,城里大夫說是“軟骨病”,沒法治,只能等死。眼見她身上越來越沒力氣,甚至下不了床了。家里失了個勞力,過得更加艱難。

  家珍也看得開了,只是放心不下這一雙兒女,兒子還小,以后讀書能不能供得起?女兒又聾又啞,哪有婆家愿意要?

  哪知道有慶卻突然不明不白地死了。

  他是抽血抽死的。女校長——也是縣長夫人——生孩子大出血,學校就組織學生去獻血。學生倒是引以為榮積極踴躍,只是血型稀有,都不能用,唯獨有慶的血型對上了。

  縣長夫人情況危急,用血量大,大夫不敢怠慢了,就死命抽有慶的血,生生把人抽死了。福貴要跟縣長拼命,卻認出那縣長正是當年在戰壕里出生入死的兄弟春生。

  怎么會是你兒子?春生嘆息道。

  福貴走前對他說,春生,你欠我一條命,下輩子再還吧。

  這段情節暗含著諷刺,不僅是當時,也是當下。只因為是縣長的夫人,便死不得了,下面的人要不惜一切保她不死;是福貴的兒子,便不應該了,好像是別人的兒子就該去替她死一樣。

  鳳霞的婚事也是個老大難,都嫌她又聾又啞。福貴只好去求隊長說媒,隊長倒是真給說成了——是個在城里做搬運工的小伙,名叫二喜,掙得錢不少,只是有點殘疾,脖子直不起來,是個偏頭。

  偏頭女婿把鳳霞娶走那日,風風光光,惹無數人稱羨。鳳霞從小受苦受難,總算托付了個好人。

  沒成想,鳳霞生下兒子之后,大出血。這回醫院倒是不玩命救了。她與有慶死在同一個地方。

  得知鳳霞死了,家珍萬念俱灰。本就是放心不下兒女強撐著一口氣,此時已然再無活著的牽掛了。不久后,也撒手人寰。

  二喜帶著兒子苦根,為了還結婚和看病時候借的錢,沒日沒夜地干活。苦根是他的命根子,一刻也分不開,總是將他放在小背簍里,拉車的時候就背在后面。

  但命運的玩笑似乎是要跟這一家開到底似的,二喜出工時候出了事故,慘死了。死的時候苦根還是連什么是“死”都不明白的年紀。

  老福貴把外孫接過來,相依為命。

  后來包產到戶了,老得剩不下什么力氣的福貴過得更加艱難。農忙時候照顧不到外孫,又心疼他,煮了一鍋豆子給他吃,卻不想苦根就為著吃這平時都吃不起的豆子,生生地撐死了。

  往后福貴只能一個人過了,他總以為來日無多,沒成想一年一年過下來,卻還是老樣子,腰仍然常常疼,眼睛還是花,卻也死不了。

  他說,有時候想想人生確實傷心,有時候想想又很踏實。家里人全是我送的葬,全是我親手埋的,到了有一天我腿一伸,也不用擔心誰了,安安心心死就是。村里人都知道我枕頭底下壓了十塊錢,那是給替我收尸的人的,他們也都知道我死后要和家珍他們埋在一起的。

  眼看著自己好像還能活幾年,福貴決定去買頭牛。牛是半個人,它能替他干活,閑下來也有個伴。于是湊夠了錢去買牛,卻撞見隔壁村要宰一頭老牛。一可憐它,就求那屠戶買下了它。

  回來后村里人都笑他,買個老牛,頂多兩三年肯定就死了。然而被起名叫“福貴”的牛,就跟另一個福貴一樣,到老了孑然一身,卻怎么都死不了。恍恍惚惚十幾年了,村里人都說他倆,一對老不死。

余華活著讀后感1500字插圖.webp.jpg

  福貴講他的一生,斷斷續續用了一天的時間。到晚上了與“我”分別,老人牽著老牛漸漸遠去時,唱道:少年去游蕩,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這個故事,是以老人回憶和講述的口吻寫就的。福貴一生大起大落,此時回憶往昔,語調里卻沒有特別大的感情起伏。在說家道中落時,也悔不當初;在說到兒女夭折時,也痛心疾首;在說到家珍的時候,則又滿滿的親情眷戀。但總體觀之,仍是娓娓道來式的。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dhgdq/440.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