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經典書籍《受戒》讀后感3篇

 imcoffeir   2018-11-03 09:24   973 人閱讀  0 條評論

  《受戒》中的桃花源,仿佛一個原始的烏托邦,一個寧靜美妙的世界。在《受戒》這本書中,他的“中國式的抒情的人道主義者”體現的最為清楚。汪曾祺的文字也很平凡,像是長長的水袖,雖然流動著,卻是沒有扣子,沒有讓人眼前一亮的句子。我不得不說,《受戒》是我愿意一讀再讀的一篇小說。不為別的,就為讀著舒服,讀著自然,就為它太適合那種陽光微醺的午后,太適合那一把原木色的搖搖椅。汪先生的文章有一種少有的情切感 ,以前老師的話 ,的文字能夠調戲你深處的記憶。下面是小編為您收集整理的讀后感,希望對您有所幫助。

《受戒》讀后感插圖1.jpg

  受戒讀后感_第1篇

  曾經,不止一次地置身于《受戒》中的桃花源,在這里我仿佛來到了一個原始的烏托邦,一個寧靜美妙的世外桃源,并不顧一切地愛上了它!

  那是一片理想的樂土,確切的說,這是一個原始的烏托邦,在庵趙莊人們的心中,和尚和種地,織席,箍桶,畫畫等行當沒什么不同,他們都是自由平等的職業人,與世道的艱辛,人生的苦澀都無關。如小英子一家,趙大伯是田場上樣樣精通的好把式,不僅脾氣好,身體也結實的像一顆榆樹;趙大媽也是精神的出奇,她不僅家鄉菜做得可口,而且剪的花樣子也是眾家嫁閨女的稀罕物;兩個寶貝女兒更是漂亮,大英子文靜,已有人家,小英子活潑,成天嘻嘻哈哈,像只喜鵲,從這家人的日子,就可看出庵趙莊蕓蕓眾生的一斑。

  至于荸薺庵里的僧侶生活就更令人向往了,完全沒有一般佛門寺廟里清規的羈絆。這里的和尚只要會一點做法事的基本功如放瑜伽焰口,拜梁黃懺之類,從此就可以吃現成飯,可以賺錢,可以還俗,可以娶親,還可以買田置地,過優哉游哉的神仙日子。庵里的老師傅終日枯坐念佛,不問世事,在那"一花一世界"里沉醉。大師父仁山是"當家的",管著經賬,租賬,債賬三本帳簿,平日在庵里從不穿袈裟,經常是披件短僧衣,袒露著他那黃色的圓肚皮,光腳踢踏著拖鞋;其他兩位師傅也是各有千秋,二師父在俗世是有家眷的,甚至每年還把他老婆接來避暑納涼;三師父更是人不僅漂亮,有一手"飛鐃"的絕活,甚至每場法事之后,村里就會有大姑娘或小媳婦驀然失蹤。最讓人詫異的是他們吃肉從不瞞人,甚至過年的時候就在大殿上殺豬,這里的和尚過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祥樂時光,這哪里是一個"佛門凈土",分明就是一個現代版的"桃花源"。

  就在這樣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夢境中,我們的小主人公小明子和小英子相遇了:小明子他面如朗月,聲如鐘磬,聰穎好學,在隨舅舅出家做了和尚渡船時,遇上了小英子,漸漸的,他們就成了好朋友,明子經常上小英子家,就這樣,他們間朦朧的初戀就悄然萌生了,他們一起做針織,一個畫花,一個刺繡;他們一起栽秧,放牛,割稻子,看打場,特別是他們挖荸薺后回家的一段白描,"她挎著一籃子荸薺回去了,在柔軟的田埂上留下了一串腳印。明海看著她的腳印,傻了。五個小小的趾頭,腳掌平平的,腳跟細細的,腳弓部分缺了一塊。明海身上有過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他覺得心里癢癢的。這一串美麗的腳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亂了。"多美的描寫啊,把少男少女初戀時的心態描摹得曲盡其妙,婉而成章。最是最后他們一道進城,一個去善因寺受戒,一個給家里買東西,他們同坐一條小船,一道歸去來,最后終于逼出了小明子的心里話:希望小英子做他老婆。

  在這樣的環境中,如此沉靜,如此美好,人就會不自覺地與環境渾然一體,產生無限遐想,《受戒》,世外桃源般的夢境,讓我無限向往!

《受戒》讀后感插圖2.jpg

  受戒讀后感_第2篇

  “我與我周旋,寧做我,我與我比我第一。”這是汪曾祺晚年時說過的一句話。

  汪老先生是我十分喜歡的一個老人,喜歡汪老文字中流露出來的一派天真,喜歡他對世間尋常萬物的憐惜珍愛之情。他的文字很淡,所寫的小說不大有跌宕曲折的情節,但有的是意境之美,如青橄欖,如蘆花蕩,十分耐嚼,回味甘甜綿長。讀他的文字,時常會激起我對平凡世俗煙火生活的感激欣賞之心,是一遍一遍重讀亦不覺厭倦的好文字。

  曾經,不止一次地置身于汪老先生《受戒》中的桃花源,在這里我仿佛來到了一個原始的烏托邦,一個寧靜美妙的世外桃源,那是一片理想的樂土。

  小說的標題叫《受戒》,開頭的第一句話是“明海出家已經四年了”,讀者一開始就會以為這是一篇寫佛門生活的作品。它也確實描述的是出家人的故事。只是讀著讀著,你會漸漸覺得小說中的人與事雖然未離佛門,但讀者感受到的并非佛寺的森嚴和佛徒生活的單調與清冷,而是與之相反的濃郁的世俗生活的情致與意趣。

  人們實在看不出作為小說主人公的明海在這里到底受了什么戒,反倒是他和他的老小伙伴們在這里盡情享受著日常世俗日子的溫馨與快樂。與其他職業相比,當和尚的好處一是可以吃現成飯,二是可以攢錢。因此,明海之所以去當和尚并且還有望當一個好和尚,就是非常好理解的事情了。他不僅嗓子好,而且記性好、相貌也好。更值得提及的是,他出家以后連名字也不用改,還叫“明海”。出家了的明海被大家喜歡著,但似乎從來不因為他當和尚的“本職工作”做得好,而是因為會畫畫、會唱歌、幫人干農活。“念經,一要板眼準,二要合工尺。”說的都是不關內容的形式方面的要求,因此小明海念經又怎么會去關心經文本身的涵義?值得注意的,倒是他看見小英子的腳印,“身上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覺得心里癢癢的。”那每天本來就出于應付而不得不敷衍的經文恐怕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說的最后,作者是把這種日常生活的詩情和溫馨渲染到了極致,那就是明海和小英子的戀情在回家途中的瓜熟蒂落,那一段優美的文字令所有的讀者讀后無不悠然神往。本來,明海剛剛受了戒,等于在出家人的人生中完成了一個重要儀式,沙彌頭、沙彌尾的前景開始在他的眼前浮現。殊不料小英子對所謂的沙彌頭、沙彌尾毫無興趣,她所想的,是給明海當老婆,而且要他馬上回答要不要。明海頭上的戒疤余痛未消,此刻卻要馬上回答這樣的問題。但明海似乎很快就被小英子給俘虜了,回答了“要”以后,兩人的小船就劃進了既充滿詩意、又引起人不盡聯想的蘆蕩,小和尚這會兒頭上的戒疤恐怕是什么感覺也沒有了吧。

  作者在小說結尾說,這是“寫四十三年前的一個夢”,可見從那時起,汪曾祺對于人生的理想和憧憬就已顯現這樣的特征。在許多曾經大紅大紫的應景之作被人漸漸遺忘的今天,汪曾祺的小說卻以它特有的個性和魅力依然受到讀者的青睞,我們現在這樣饒有興趣地欣賞和品味《受戒》不就是一個證明嗎?

《受戒》讀后感插圖3.jpg

  受戒讀后感第3篇

  近來讀書頗多,主要以散文為主,也兼讀些小說。因為工作和家庭各方面的壓力漸長,即使小說也只看了些篇幅不長的。其中汪曾祺先生的《受戒》給我留下了較深的印象。

  《受戒》我是一口氣讀完的,如同品了一杯淡淡的清茶,口有余香。總體來說,無論文筆還是故事都寫得很美,有點沈從文小說《邊城》的感覺。小說里世界仿佛夢里桃源,只是里面人并非為了避世,而是本來就生長在那里,俗世中人有的他們都有,甚至比俗世中人更自由,更快活。

  文章采用的是回憶式開頭:“明海出家已經四年了。他是十三歲來的。”這與法國作家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的開頭“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是早早就躺下了。”頗為神似。不知道汪曾祺先生創作此篇時是否受到了這位法國文豪的啟發。如果是,那么此作可以說既有中國傳統文學作品中的詩情畫意,又有西方意識流的不拘一格,堪稱是一篇中西合璧的文學佳作。

  在《受戒》中,明海的家鄉管“出家”叫“當和尚”,感覺就像我們今天去“當老師”、“當記者”、“當編輯”似的。只是一種可以賺錢的職業,并沒有太多神圣的味道。而且明海出家是早就計劃好了的,因為他家田少,老大、老二、老三就足夠種的了,他是老四。于是在他七歲那年,家里人便決定讓他當和尚。當和尚也是靠他舅舅的關系。文中說道:“當和尚有很多好處。一是可以吃現成飯,哪個廟里都是管飯的。二是可以攢錢,只要學會了放瑜伽焰口,可以按例分到辛苦錢。積攢起來,將來還俗娶親也可以;不想還俗,買幾畝田也可以。”換做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包吃包住,收入不菲,工作不累。”這樣好的工作,就連明海自己也覺得在情在理。這是小說的第一部分,也可以說是“受戒”的緣起。

  到了小說的第二部分,女主角登場了,文章寫道:“到了一個河邊,有一只船在等著他們。船上有一個五十來歲的瘦長瘦長的大伯,船頭蹲著一個跟明子差不多的女孩子,在剝一個蓮蓬吃。明子和舅舅坐到船里,船就開了。”這個女孩子就是小說中的女主角,這一段描寫確實很容易讓人聯想起《邊城》中那只渡船上的老爺爺與翠翠。也許這篇小說起初就是汪曾祺向其恩師沈從文的敬禮之作吧。

  在船上,女孩問明海是要去當和尚嗎?明海點頭。女孩問明海當和尚要燒戒疤,怕不怕?明海含煳地搖了搖頭。女孩又問,你叫什么?明海。在家呢?明子。小明子,我叫小英子!我們是鄰居。我家挨著菩提庵。——給你!小英子就把吃剩的半個蓮蓬扔給明海,小明子就剝開蓮蓬殼,一顆一顆吃起來。這就是小明子與小英子的第一次邂逅。一個小和尚和一個小女孩的懵懂愛情就此泛起了漣漪。

  汪曾祺后來在關于《受戒》的感言中寫道:“因為我的老師沈從文要編他的小說集,我又一次比較集中,比較系統的讀了他的小說。我認為,他的小說,他的小說里的人物,特別是他筆下的那些農村少女,三三、夭夭、翠翠。是推動我產生小英子這樣一個形象的一種很潛在的因素。這一點,是我后來才意識到的。在寫作過程中,一點也沒有察覺。大概是有關系的。我是沈先生的學生,我曾問過自己:這篇小說像什么?我覺得,有點像《邊城》。”

  但是我覺得,《受戒》雖然脫胎于《邊城》,但卻比《邊城》更貼近現實的生活,可謂“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邊城》里的世界幾乎完全是如詩如畫的,是脫離了現實世界的另外一個世界,里面無論人物還是景物都是那么唯美。而《受戒》里的人即使入了佛門,也根本不受清規戒律的約束,打紙牌、吃水煙,吃肉不瞞人,年下還殺豬,殺豬就在大殿上,只是殺豬時多了一道儀式,要給即將升天的豬念一道“往生咒”,并且總是老師叔念,神情很莊重:“……一切胎生、卵生、息生,來從虛空來,還歸虛空去,往生再世,皆當歡喜。南無阿彌陀佛!”這是當和尚嗎?拿著善男信女的錢,卻做著吃喝玩樂的事。難道是作者在小說中孕育著莫大的諷刺嗎?我不敢想,又不能不想,經歷不同則感受不同,也許每個讀過這篇小說的讀者心中都會有自己的一番認識吧。

  小說的第三部分,明子要去“受戒”了,英子問他:“你真的要去燒戒疤呀?”“真的”“受了戒有啥好處?”“受了戒就可以到處云游,逢寺掛搭。”“什么叫‘掛搭’?”“就是在廟里住。有齋就吃。”“不把錢?”“不把錢。有法事,還得先盡外來的師父”“還要有一份戒牒。”“鬧半天,受戒就是領一張和尚的合格文憑呀!”當和尚也要文憑,有了這文憑,不僅在本寺,到外面寺廟混飯更容易,明子當然要去搏一搏,同時也為了完成家里人的期望。

  小說的最后,小明子“受戒”歸來,小英子劃船去接他,這一段寫得極美:他們一人一把槳。小英子在中艙,明子扳艄,在船尾……劃了一氣,小英子說:“你不要當方丈!”“好,不當”“你也不要當沙彌尾!”“好,不當。”又劃了一氣,看見那一片蘆葦蕩子了。小英子忽然把槳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邊,小聲地說:“我給你當老婆,你要不要?”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你說話呀!”明子說:“嗯。”“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明子大聲地說:“要!”“你喊什么!”明子小小聲說:“要——!”“快點劃!”英子跳到中艙,兩只槳飛快地劃起來,劃進了蘆花蕩。蘆花才吐新穗。紫灰色的蘆穗,發著銀光,軟軟的,滑熘熘的,像一串絲線。有的地方結了蒲棒,通紅的,像一枝一枝小蠟燭。青浮萍,紫浮萍。長腳蚊子,水蜘蛛。野菱角開著四瓣的小白花。驚起一只青樁(一種水鳥),擦著蘆穗,撲嚕嚕飛遠了……”

  小說的結尾,作者這樣寫道:“一九八零年八月十二日,寫四十三年前的一個夢”。原來這都是作者的一個夢啊,怪不得寫得那么美,只是這夢后來怎樣了,明子會為了娶英子,剛“受了戒”又馬上去“破戒”嗎?抑或這個結尾還蘊含著更深遠的寓意?作者沒有再寫下去,對比《邊城》的結尾:“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回來!”可謂有異曲同工之妙,都給讀者留下了無盡的思索空間。

汪曾祺代表作《受戒》txt、pdf、mobi百度網盤下載鏈接:https://pan.baidu.com/s/1Oh_AS15YDt__1rYfH2vk8Q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dhgdq/504.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