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經典書籍神農本草經

 陳潤東   2017-09-19 16:20   2054 人閱讀  0 條評論

神農本草經在我國醫學中占有極其重要的一席之地,神農?何謂神農,本文只是對神農本草經的一種探討,詳細分析神農本草經的實際應用于臨床醫學的經驗,深度解讀神農本草經的價值。《本經》是學者不可不讀之中醫書籍,其重要性可見一斑。但是由于其文義艱澀,造成現在很多學習中醫者不讀《本經》,而是用一些后世醫家的相關本草書籍,或是《傷寒論》及《溫病條辨》之類理法方藥均具備的書籍代替。“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發展中醫,不可不從源頭開始,讓我們回歸《神農本草經》。

神農本草經-清-孫星衍.jpg

《本經》的特點有許多方面,筆者歸為兩大特點:

第一,重視實際效應,言性味主治不言歸經。

《神農本草經》談藥物,言性味主治,不言歸經。歸經的概念是藥物作用的定位,即表示藥物作用部位。歸是作用的歸屬,經是臟腑經絡的概稱。即一種藥物主要對某一經或某幾經發生明顯作用,而對其他經作用較小,甚至沒有作用。藥物歸經是后世對《本經》的發展。后世醫家習慣用藥物歸經來解釋藥物功效。

歸經理論是探討藥物作用的選擇性。“歸”是指歸屬、歸類,如某藥歸屬某經、某藥入某臟腑、某藥歸某類。藥物歸經理論的本質是探討藥物的分類。中藥歸經理論源于《內經·宣明五氣篇》的“五入”,即:“五味所入,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咸入腎,甘入脾,是謂五入。”《神農本草經》中有近乎歸經的描述,如言大黃“蕩滌腸胃”等。漢代張仲景采用的六經辨證和臟腑辨證對后世創立歸經理論有一定啟迪。魏晉南北朝陶弘景在《名醫別錄》中有“芥歸鼻”等記述。唐《食療本草》稱“綠豆行十二經脈”。宋《圖經本草》言瞿麥“通心經”等。金元時期的張元素尤重十二經辨證,在《醫學啟源》中總結了不少分經用藥的經驗,如“去臟腑之火藥”、“各經引用藥”等。在“用藥法象”中有九十余種藥物記述了“入某經”、“某經藥”。他將十二經與藥物的關系作為“藥性”的一部分,各藥項下分別注明所歸經名。在《珍珠囊補遺藥性賦》中列有“手足三陽表里引經主治例”,提出“十二經瀉火藥”,如“黃連瀉心火”等。明代劉文泰《本草品匯精要》在論述每藥所設的24個項目中專列了“走何經”一項,經名沿用太、少、厥和陽明。李時珍在某藥歸某經的基礎上又有“本病”、“經病”、“竅病”之分,他還對藥物的“入氣分”進行了闡述。

歸經理論形成之后,豐富了中藥的藥性理論,對臨床用藥起到了一定的指導作用。但由于歸經理論形成的復雜性及中藥作用機制的未知性,使歸經的研究缺乏必備的理論基礎。

首先,歸經的定義和內涵有待明確。即如何對歸經的概念進行正確的闡釋,特別是歸經中的“經”究竟指的是什么。若指臟腑的話,中醫之臟腑不同于西醫之解剖臟器;若指經絡的話,經絡的實質又有待證實。此外“歸”的含義雖趨于一致,即指藥物作用的選擇性,但具有“歸”作用的物質究竟為何物,這又涉及到中藥成分的復雜性問題,同時,“歸”的作用方式的不唯一性也給歸經的實驗研究帶來困難。

其次,歸經確定依據的多樣性使歸經缺乏統一的標準。由于歷代醫家對歸經的認識不一致,有以自然屬性為依據的,有以所治病證為依據的,使歸經的標準亂而無序,在此基礎上的歸經實驗研究因為缺乏統一的標準對照,也就很難有說服力。例如對于麻黃一藥,張隱庵曰:“太陽之氣,本膀胱寒水,而氣行于頭,周遍于通體之毛竅。主治中風傷寒頭痛者……”而葉天士言:“麻黃氣溫,稟天春和之木氣,入足厥陰肝經……”

由以上分析可知,歸經理論脫胎于傳統的中醫理論,且是其重要組成部分,對歸經的認識必然要置于整個中醫理論之中。目前中醫理論的爭鳴局面也使歸經理論很難趨于統一。

中醫現有的歸經理論是從《本經》中發展而來,但并非《本經》本意。藥物歸經理論的貢獻在于對藥物分類提出探討。但是,沿用至今的歸經理論不可能是藥物分類的最好詮釋。要把問題弄清楚,還是要回到《本經》的源頭來,從源頭上探討中藥的分類。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jdsj/275.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