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imcoffeir   2020-11-20 13:28   54 人閱讀  0 條評論

《目送》是作家龍應臺繼《孩子你慢慢來》《親愛的安德烈》后,龍應臺再推出考慮“存亡大問”的著作,是一本感悟性的人生之書。




《目送》是一本存亡筆記,深邃,憂傷,美麗。《目送》的七十三篇散文,寫父親的逝、母親的老、兒子的離、朋友的掛念、兄弟的攜手共行,寫失敗和軟弱、丟失和放手,寫糾纏不舍和絕然的虛無。她寫盡了幽微,如燭光冷照山壁。




基本信息


中文名


目送




出書社


日子·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作者


龍應臺




出書時刻


2001年






ISBN


9787108032911




文學體裁


散文集




首版時刻


2001年




字數


13萬字




目錄


1內容介紹


2著作目錄


3創造布景


4著作賞析


5著作點評


6作者簡介


內容介紹


《目送》散文集共由七十三篇散文組成,是為一本情感性的文集。書中,龍應臺寫父親的逝世、母親的衰老和失智;寫對爸爸媽媽的憐惜和體恤,寫兄弟攜手共行,兒子的離別,朋友的掛念;寫自己的失敗和軟弱,丟失和放手,以及一個人的走路、賞樹、觀鳥、攝影、日子等。[2]從牽著孩子幼小的手、心意滿滿的親情,到青春后期孩子與自己漸行漸遠的背影;從陪著垂暮母親如帶著女兒一般,思及自己也曾是爸爸媽媽眼前一去不返的背影,龍應臺婉轉道來。正如作者所說:“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便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步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知你,不必追。” [3]




著作目錄


代序 你來看此花時 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 沙上有印,風中有音,光中有影 滿山遍野茶樹開花


你來看此花時(1)你來看此花時(2)你來看此花時(3) 目送雨兒十七歲愛情山路為誰回家母親節 我村海倫星夜狼來了亂離間隔 幽冥繳械年青過魂歸[1]


創造布景


2004年,龍應臺父親的去世,讓她體味到人生好像“暗夜行山路”。此前,五十多歲的她,從未閱歷過任何至親的逝世。“這與她臺灣‘外省人’的身份有關。”作為從大陸到臺灣的移民,除了爸爸媽媽兄弟,小時候的龍應臺沒有其他宗族親人,由于這一布景,她對許多“人生基礎課程”的學習有著嚴重的時刻上的延遲。“如果我在本來的宗族,或許十歲就遇到祖父過世、十三歲祖母過世,還會有叔公之類親戚的人際變化。等他到了五十歲,才上別人十幾歲就上過的人生課程,我的父親過世,第一次上課便是這重大人生事件。”這時她才理解,“有些事,只能一個人做。有些關,只能一個人過。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




龍應臺說,有了對存亡的閱歷之后,開端覺得大部分社會議題其實都僅僅枝微末節。不過,她說“談論與文學,兩者都是我”,而無論筆下書寫的是什么,都總有一個核心,那便是對人最深的關切。“就真的理解,在這人間,沒有什么能夠附著依托,一切都必須是自我承擔和接受。于是在感悟與悲痛間寫下了散文集《目送》。 [4]




著作賞析


《目送》這本書,細加辨析的話,慈為慈祥、和藹,是輸一己之仁慈關愛于外界,方向向外;悲,為悲憫、憐惜,是納別人之痛楚無法于胸襟,方向向內。無慈難以成悲,無悲亦難以為慈。這兩者,互為因果,常常相得益彰,常常聯袂而行。




很難想象到筆鋒銳利、慣于批判外界現實的龍應臺,在《目送》這本書中,開端對親情作翔實感觸描繪,也開端對日子作深度的體會與考慮,轉向私密。如她對生射中兩件刻骨銘心事情的描繪。




在《目送》中,龍應臺明顯地將筆觸伸向了“人”的內心世界,用散文的方法,講述著生射中的悲歡離合。她婉轉講述,講述著親情的血濃于水,也講述著親情離去的無法與錐心痛苦,但更多的是告知人們親人的重要與親情的寶貴,“作為爸爸媽媽的子女,作為子女的爸爸媽媽,互相的身份,是在終身之中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中完成轉化——僅僅第一次的目送是生長,最后一次的目送卻永訣。” 這或許便是龍應臺想要告知給咱們的日子與生命的本真。這些溫情的言語,如一劑醒腦益智的良藥,使咱們深陷塵世糾纏的心靈,一次次得到解脫和自省。




構成《目送》濃墨重彩的華章的部分,也便是寫自己爸爸媽媽的那些華章,首先體現的是一個“慈”字——不必奇怪,爸爸媽媽,是老一輩,但是地球人都理解老人即孩子的道理,過了一定年齡的爸爸媽媽,便是孩子,便是晚輩,便是兒女們懷里濃濃的“慈”的最頻頻也最緊迫的承受者。無論是《雨兒》所敘述的每天跟媽媽通一次電話、一遍遍給媽媽解說自己便是她的雨(女)兒、到潮州看望媽媽就陪她睡陪她聊、女傭把媽媽帶上陽明山就帶媽媽去泡溫泉、給媽媽攝影,仍是《理解》里邊記載的那張紅色的、正的反的連蓋好幾個方方正正的章的“銀行證明”,仍是《漫步》里邊寫到的徹夜不眠之后幫媽媽穿上最暖和的衣服、圍上圍巾后牽著媽媽的手進行的那場有犬吠聲相伴的凌晨漫步,《走路》里邊所寫的歷盡困難、最后以一句句爸爸熟悉的古詩作牽引,讓老爸終于從整天枯坐的沙發里站起了身子、邁開了如學步的幼兒一樣的困難步伐……這一切,都是龍應臺這支中華的健筆、這位龍家的孝女,奉送給自己爸爸媽媽的濃濃的“慈”。 [5]




著作點評


但是,龍應臺的這本《目送》,核心便是慈善兩字。這慈善情懷,體現在筆下的每人每物,流動于各章的字里行間。  ——周武忠評




龍應臺說這是獻給自己父親、母親和兄弟們的書。有談論者認為,這本書不僅是為作者的同代人寫的,同時也是寫給上一代和更年青的下一代的。在書中,展翅高飛的孩子、行將離去的母親和站立在小路這一端目送他們的作者——三代人的情感一樣豐沛,僅僅各自表達的方法不同。龍應臺以她流通的筆法寫出了三代人的心境,寫盡了幽微,如燭光冷照山壁,讓每一代讀者都從中有所感悟:再多的惋惜不舍都不過是生命的過程,咱們只能往前走,用現在來填補曩昔的空白和傷口,帶著愛和釋懷與生命寬和。 ——人民網點評[5]




作者簡介




龍應臺,祖籍湖南衡山,1952年生于臺灣高雄,1974年畢業于成功大學外文系,后赴美深造,攻讀英美文學,1982年取得堪薩斯州立大學英文系博士學位后,  一度在紐約市立大學及梅西大學外文系任副教授。1983年回臺灣,先在中央大學外文系任副教授,后去淡江大學外國文學所任研究員。1984年出書《龍應臺評小說》一上市即告罄,多次再版,余光中稱之為“龍卷風”。1985年以來,她在臺灣《中國時報》等報刊宣布很多雜文,小說談論,掀起軒然大波,成為知名度極高的報紙專欄作家,以專欄文章結集的《野火集》,印行100版,銷售20萬冊,風行臺灣,是80年代對臺灣社會產生巨大影響的一本書。1986年至1988年龍應臺因家庭要素僑居瑞士,專心育兒。1988年遷居德國,開端在海德堡大學漢學系任教,開臺灣文學課程,并每年導演學生戲劇。1988年底,作為第一個臺灣女記者,應蘇聯政府約請,赴莫斯科訪問了十天。1996年以后龍應臺不斷在歐洲報刊上宣布著作,對歐洲讀者呈現一個中國知識分子的見解,頗受注目。自1995年起,龍應臺在上海《文匯報》“筆會”副刊寫“龍應臺專欄”。與大陸讀者及文化人的接觸,使她開端更認真地關心大陸的文化發展。在歐洲、大陸、臺灣三個文化圈中,龍應臺的文章成為一個罕見的檔案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jdsj/644.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