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生必讀書目:《殺死一只知更鳥》——一本關于孩子成長的書

 imcoffeir   2018-12-10 10:35   1724 人閱讀  4 條評論

  在網上,寫文章的人很多,過百萬的大V也很多,但讓他們寫一本長篇小說,還真沒有幾個人能寫出來,因為長篇小說,最考驗作者駕馭能力的,是主題深厚與廣泛之間的拿捏。今天推薦的這本書是哈珀·李的《殺死一只知更鳥》。《殺死一只知更鳥》,這部以第一人稱書寫的小說,屬于南方哥德式小說的類型,取材于一位10歲小女孩的童真視野,敘述其家人、鄰居及1936年發生于家鄉附近的一起種族事件之經緯。小說雖渉及種族歧視,強暴與濫判無辜等嚴肅的主題,但作者將蕭條時期一個貧苦及窘困的南方小鎮生活,描繪得溫馨感人。在二十世紀,該書成為美國最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性小說,而故事中的主人翁亞提卡?芬治律師(Atticus Finch)則被塑成美國種族正義的不朽形象。

《殺死一只知更鳥》封面.jpg

  《殺死一只知更鳥》小說簡介

  《殺死一只知更鳥》中的故事發生在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期美國南部的一個小鎮,阿蒂克斯·芬奇——小女孩的父親——是一位律師。一家人的生活從父親為一名遭到誣陷的黑人辯護開始改變。不過,這部小說并不著力于去描寫種族歧視與社會不公,而是讓讀者去審視:何為善良?何為信念?仇恨與偏見如何在人群中泛濫?更重要的是,它在提醒所有像芬奇爸爸一樣的成年人,該怎樣做一名父親,又該如何保護孩子心中的信念。

  整個故事給我最深的三點感受,或者說是三個關鍵詞,是教養、勇氣、平等。

  教養: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氣質,是早已深刻地內化并指導一個人行為的一種風度。

  勇敢:是當你還未開始就已知道自己會輸,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無論如何都要把它堅持到底。你很少能贏,但有時也會。勇敢不應該是純粹的無所畏懼——那樣的勇敢只是一種魯莽。真正的勇敢還應包括一種使命感,一種對自己堅持的事抱有的退無可退的決絕。

  平等:其實這一點是和勇氣聯系在一起的。因為在外部條件極為不利的情況下,追求平等本身就是一種勇氣。

  法庭是一個國家和社會在平等、公正方面的底線;而法治精神,也許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生存的最基本素質。而這種精神,是我們國家自古以來所一直缺少的。隨便舉個例子,四大名著中的《水滸傳》被奉為經典,當然主要是出于文學上的考察。但如果我們換個角度來看這部作品,我倒認為里面充斥著大量文化糟粕。比如所謂的“江湖義氣”、“大哥文化”,毫無法治精神和秩序意識。古希臘的蘇格拉底明知自己沒錯卻還堅持接受議事會(相當于那時候的法庭)的判決而服毒,這才是徹頭徹尾的法治精神。因為用一個錯誤去反抗另一個錯誤,本身就是一個更大的錯誤。

  另一方面《殺死一只知更鳥》,卻意外地讓我看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父親的榜樣。并非這個父親有多么疼愛孩子,或者為孩子付出了多少心血。而是,從這個父親身上,看到了一個男人,如何以自己的言行為榜樣和引導,成為孩子的成長世界里一個可以仰望和依靠的英雄。

  《殺死一只知更鳥》的扉頁上,印著英國作家查爾斯·蘭姆的一句話:律師,我以為,也曾經是孩子。這樣的話,我也在海桑的詩中讀到過:小時候的希特勒,我想/一定也非常可愛。我們有多少次把希特勒當作惡魔,就有多少次期待著律師會是正義的化身。可他們不是一出生就是這一,他們都曾是個孩子,也都十分可愛過。所以,如果你是一位父親,不管你是不是律師,請在孩子心中栽下正義,如果你是一位母親,不管孩子將來會不會獲諾貝爾獎,也請在孩子心中種下寬恕。愿你能永遠正視他們的眼睛,努力去追求你心中的光明,然后,孩子看到了這樣的光明,他心中也會有足夠的熱度和光,去面對人生路途的冰霜。畢竟,無論是孩子,還是父母,我們都在面對著同一道難題,也都在用盡一生想交出一份令彼此滿意的答卷。一輩子寫一部這樣的作品,足以!

《殺死一只知更鳥》作者.jpg

  《殺死一只知更鳥》作者哈普?李生平(Harper Lee)

  哈普?李,1926年4月28日生于阿拉巴馬州的一個小鎮門羅維爾。1960年,她出版了《殺死一只知更鳥》(To Kill A Mockingbird),1961年,她變成史上第一位新進作家中,第一本小說就獲得普利茲文學獎而揚名于世。她出身律師家庭,父親是阿拉巴馬州大法官之一,也是一家地方報紙的發行人。母親患有躁郁癥,甚少出門,早逝。家中排行老么,上有一個哥哥,兩個姐姐。

  哈普的青梅竹馬玩伴,楚門?卡波提(Truman Capote),是《殺死一只知更鳥》小說中的迪爾之原型,后來也成了名作家,著有《冷血》(Cold Blood)一書,也曾改拍成電影。楚門,個子長得弱小,生性敏感,喜著眩眼的服飾,常遭其它同齡男生的欺負,天生富男子氣慨的小女生哈普常出面替他打抱不平,兩人后來在文壇上先后各顯崢嶸。

  高中時,哈普對英國文學產生了興趣。1944年畢業后,就讀蒙哥瑪利的杭亭頓女子學院,與一般注重穿著,愛打扮,企圖吸引男生注意的女生完全不搭調,且不相往來。她僅專注于學業及寫作,并加入寫作榮譽協會及合唱團,后來離開女校,轉學阿拉巴馬州立大學。她給人的印象是位獨行俠及個人主義者。有一陣子,她也加入校內社交性質的姐妹會。為了追求寫作的夢想,她出任校內報刊及雜志的編輯。

  大三那年,哈普成為法學院的學生,該學院無需大學畢業,可直攻法律學位。為了專心向學,她辭去校內的編輯工作。同年夏天,她以交換學生身份赴英國牛津大學游學,秋季時回到法學院,續讀了一個學期后,她向希望女兒承繼衣缽的父親攤牌,自己真正的興趣是寫作而非法律,終是退學離校,改赴紐約追求她的作家夢。

  1949年,芳齡23歲的哈普來到紐約市,為生活掙扎了多年,當過航空公司的機票劃位員等雜工。她在紐約與老友楚門重逢,斯時的他已是文壇一顆冉冉上升的新星。她幸運地認識了一對活躍于百老匯的作曲,作詞家布朗夫婦,他們有感于哈普的才氣,慷慨地送她一份圣誕大禮:一整年的生活費,讓她無后顧之憂,可以專心寫作。還安排認識了一位能干的女編輯,有幸地成為她一生中的貴人,提出許多修改原著的寶貴意見,哈普花了兩年時間改寫完成《殺死一只知更鳥》(To Kill a Mockingbird),最終獲得出版。

  ?后期生活

  六〇年代,她仍然斷斷續續幫助好友楚門完成他的代表作《冷血》一書。

  七〇年代,傳聞哈普正書寫另一部小說,只聽樓梯響,卻未見有影子下來。1974年,她接受此生最后一次的訪問。

  八〇年代后,她過著近乎隱居的生活,消失于大眾眼前,素有"文壇嘉寶"之譽。她生活里的大部時間,奔波于紐約及門羅維爾兩地。在家鄉,她與姐姐愛麗絲同住,姐姐繼承父業成為律師,是妹妹的知己好友兼法律及財務顧問。妹妹暱稱姐姐為"穿著裙子的亞提卡?芬治",活了103歲后去世。哈普生前活躍于家鄉的教堂及社區,常慷慨地將"知更鳥"為她帶來的鉅富,每年的稿稅凈收約三百多萬美元,以匿名方式捐給不同的慈善事業機構。

  2007年,哈普的身體狀況開始走下坡,曾中風過兩次及各種老年病纏身;包括聽覺損失,視力減弱,記憶力衰退。中風后的她搬進門羅維爾的一家養老院。愛麗斯生前提到妹妹唯一在意的就是寫作,犯了黃斑病變的她,藉著文字放大鏡之幫助仍能繼續閱讀。2015年,88歲的她,忘了此生不再出書的誓言,將自己束諸高閣長達55年之久的"設置一位守護者"出版。

  哈普?李逝于2016年2月19日,享壽89歲。據她的姪子說,她在養老院的睡夢中過世。

  《殺死一只知更鳥》獲獎記錄及書評

  在《殺死一只知更鳥》出版前,哈普像其它第一次出書的作家般,對自己的作品毫無信心,忐忑不安地認為自己的新書,終難逃過書評人的毒舌狠批,最終在乏人問津下黯然下柜。但是,幸運之神卻始終眷顧她。

  1960年7月,《殺死一只知更鳥》"甫出版即獲選為「每月一書俱樂部」及文學協會之推蔫。讀者文摘登出了濃縮版。

  1961年,《殺死一只知更鳥》贏得高名望的普利茲文學獎及數項不同的文學大獎。

  1962年,荷頓?福提(Horton Foote)改編原著小說成為1962年同名電影的劇本。拍攝期間,李時常光臨拍片現場接受許多訪問,廣為電影作宣傳。

  1963年,電影獲得奧斯卡金像獎8項的提名,贏得3項,其中包括最佳男主角葛雷格里畢克(Gregory Peck),最佳原著改編及藝術指導。哈普說:「我是個極為開心的作家,他們將我的小說變成一部美麗又感人的電影,我無限感激。」許多影迷甚至表態,電影比小說更具說服力。

  在影片開拍前,求好心切的畢克,曾隨同制片人及導演,親赴門羅維爾拜訪作者病塌上的父親阿瑪薩?李(Amasa Lee),誠同小說中的描述,單親的李父只手輔養大四個孩子,也常義務替小鎮的黑人作法律上的辯護。有機會能親與真人見面,讓畢克的表演加分許多,他影片中的扮相及講話的語氣均酷似本尊。哈普第一次撞見畢克的扮相不禁掉淚:「他連小腹微禿亦然與父親相仿。」畢克回道:「不是小腹突起,那是演技。」

  電影殺青時,阿瑪薩?李已經作古。哈普為表示她的感激,特將父親隨身攜帶長達四十年的金質懷錶送給畢克。他就懷里帶著此只無價金錶上臺,領取1963年影藝學院頒給他的最佳男主角獎,一時傳為佳話。1990年起,由小說改編的戲劇,在作者故鄉門羅維爾的地方法院里作定期演出,以招徠觀客。

  1966年,她應詹森總統之邀出任國家藝術委員會的委員。

  2007年11月,小布希總統稱贊:「《殺死一只知更鳥》一書對我們國家的特性有優質的影響,對整個世界而言是一項禮物。就優良寫作與人類的感性之模式,此書將永為人們所閱讀及研究」。并特地安排在白宮頒發總統自由勛章,作為她對美國傳統文學的杰出貢獻。《殺死一只知更鳥》曾翻譯成超過40種不同的語言,以每年銷售量超過一百萬冊的佳績邁進。

  2015年7月14日,88歲的哈普出人意外地出版《設置一位守護者》,全書共304頁,是繼《殺死一只知更鳥》出版55年后的第二本書。

《殺死一只知更鳥》插圖-關于成長.jpg

  「知更鳥」在《殺死一只知更鳥》中的意涵

  《殺死一只知更鳥》的中譯名行之有年,由來有自。知更鳥的英譯為羅賓鳥(Robin),與反舌鳥(Mockingbird)略有不同,二者皆屬屬雀形目(passerine birds),同以善于模仿其他鳥類及昆蟲、兩棲動物的叫聲而聞名。中文的另譯《殺死一只反舌鳥》似乎較為妥切。反舌鳥共有3屬17種,分布廣泛。

  "知更鳥"作為書中角色的象徵及賦與它的意義,是許多人渴望瞭解之事,特別是一些尚未讀過該書的年輕一代。《殺死一只知更鳥》的書名原非哈普的第一選擇,最早擬訂為《亞提卡》(Atticus)是書中男主人之名。"知更鳥"的書名跟故事本身鮮有文學關聯,卻意謂著一種無形的象徵;故事里一位無辜黑人橫遭惡魔處死,知更鳥代表了一種無辜的圖騰,殺死知更鳥如同一樁摧毀無辜之舉。

  《殺死一只知更鳥》一書的第10章里,對知更鳥有些來龍去脈的詮釋:

  父親亞提卡有次對孩子們説:「記住,殺死知更鳥是一種罪惡。」這是他唯一提到的犯罪事。姑媽説:「妳們的父親是對的,知更鳥用心地唱歌給我們聽,將歡樂帶給這個世界,它們不破壞谷物,所以殺它們是一種罪。」整本書中,知更鳥象徵那些角色?布雷利(Boo Bradly)是一位無辜善良的智障者,他為了救史考特兄妹二人而殺人,被送上審判臺。史考特對父親解釋:「將隱居的鄰居布雷利送上審判臺,冠以成人的罪名,就等于殺了一只知更鳥。」芬治(Finch),主人翁的姓氏,也是一種善于唱歌的和平雀類之名,作者將知更鳥的象徵,延伸至主角的全家人。無辜黑人湯姆羅賓遜的悲劇性死亡,如同知更鳥被獵人與小孩毫無意義的屠殺。知更鳥是只安詳的小精靈,除了暗喻劇中人物角色外,也象徵著真誠與美麗。有回亞提卡送只空氣槍給兒子杰姆時,曾希望他拿后院中的錫罐子當標靶,且特別叮嚀他千萬別射殺知更鳥,以免惹罪。

  作者明顯地將書中所有純真,良善,樂于助人及無辜的角色,定義同知更鳥般,是值得被保護的。至于哈普本人是否也是一只知更鳥?在她冗長的生命中,時常讓書中的角色作她的代言人,小女生史考特幾乎就是她童年的化身。如果史考特是只知更鳥,哈普理應也是一只如假包換的知更鳥。

已經過安全軟件檢測無毒,請您放心下載。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qkzz/546.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評論列表

  1. 訪客
    訪客  @回復

    網盤資源每次打開都不存在,能不能想想辦法?

  2. 外匯賬戶托管
    外匯賬戶托管  @回復

    教養、勇氣,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