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imcoffeir   2020-11-17 13:29   48 人閱讀  0 條評論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LE INSOUTENABLE LEGERETE DE L'ETRE》。英文譯名《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是作者米蘭·昆德拉最負盛名的著作。原著為捷克語,其漢語譯著原為《生命不能承受之輕》,后經上海譯文出書社再版后更名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小說描繪了托馬斯與特麗莎、薩麗娜之間的愛情日子。但它不是一個男人和兩個女性的三角性愛故事,它是一部哲理小說,小說從"永久輪回"的討論開始,把讀者帶入了對一系列問題的考慮中,比方輕與重、靈與肉。




根本信息


中文名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作者


米蘭·昆德拉




原版稱號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出書社


68 Publishers




首版時刻


1984年




首版字數


447千字




目錄


1內容簡介


2著作目錄


3創造背景


4人物介紹


5著作鑒賞


6著作影響


7作者簡介


內容簡介




本書描述一九六八年蘇俄侵略捷克時期,民主改革的氣味演變成專橫壓榨之風潮,本書剖示隱密的無情,討論愛的真諦,涵蓋了男女之愛、朋友之愛、祖國之愛。在任何愿望之下,每個人關于各類型的愛皆有自在挑選的權力,自應負起誠實執著的職責。人生職責是一個沉重的擔負,卻也是最真切實在的,擺脫了擔負,人變得比大氣還年青,以真而非,全部將變得毫無含義。本書討論更多的是人生的含義地點,人生是要有一種信仰的,不能被交給機遇和偶爾,甚至是一種媚世。




小說中的男主人公托馬斯是一個外科醫生,由于婚姻失利,既巴望女性又害怕女性,因而開展出一套外遇守則來敷衍他眾多的情婦。有一天他愛上一個餐廳的女侍--特麗莎,他對她的愛違反了他制定的準則,甚至娶她為妻,可是托馬斯靈肉別離的主意一點點沒有改變,依然遲疑在情婦之間,對全心愛他的特麗莎是一種損傷。特麗莎常常在極度不安的夢靨中醒來,常常猜忌與懷有恐怖想象。 此時捷克政治動亂不安,在蘇黎世一位權威醫生期望托馬斯去那里開展的呼喚下,兩人所以決定去那里日子。可是面臨陌生環境的不安與老公仍然與情婦私通,特麗莎決定脫離,回到祖國。可是命運與挑選讓托馬斯回去找她,爾后兩人沒有再別離。他們認識到在一起是高興的,是折磨與悲慘里的高興,互相是生射中甜美的擔負。后來他們死于一場事故。




薩賓娜是一個畫家,曾經是托馬斯的情婦之一,也是特麗莎妒忌的目標。薩賓娜終身不斷挑選變節,挑選讓自己的人生沒有職責而輕盈的日子。她討厭忠實與任何巴結群眾的媚世行為,可是這樣的變節讓她感到自己人生計在于虛無當中。弗蘭茲是被薩賓娜變節的情夫之一,他由于她而拋棄自己堅持的婚姻與忠實,可是由于薩賓娜的背離,讓弗蘭茲發現自己過去關于婚姻的執著是可笑的,純屬多余的設想,他的妻子僅僅自己關于母親理想的投射。離婚后,自在自立的單身日子為他生命帶來新的關鍵,并且了解薩賓娜僅僅他對革新與冒險日子的跟隨。后來他與他的學生相戀,在實踐參加一場虛偽游行活動后,認識到自己真實的幸福是留在他的學生周圍。一場突然掠奪中,弗蘭茲由于想展示自己的勇氣而蠻力反抗,卻遭到重擊,在妻子的陪伴下,無言的死于病榻上。本意:生射中有太多事,看似輕如鴻毛,卻讓人難以承受。[1]




著作目錄


章節 稱號


第一部


輕與重


第二部 靈與肉


第三部 不解之詞


第四部 靈與肉


第五部 輕與重


第六部 偉大的進軍


第七部 卡列寧的淺笑


-------


大寫的牧歌與小寫的牧歌


------- 弗朗索瓦?里卡爾[2]


創造背景


昆德拉從一兩個關鍵詞以及根本情境出發構成了小說的人物情節。他以一個哲人的睿智將人類的生計情形提升到形而上學的高度加以考慮、審查和描述;由此成功地把握了政治與性愛兩個靈敏領域,并開始形成了"詼諧"與"復調"的小說風格。昆德拉更關注人物的根本境遇--"哲學是在沒有人物、沒有境遇的條件下進行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一開始就將托馬斯的問題擺在那里:在沒有永劫回歸的世界里,生命存在之輕。




小說首先提出問題為托馬斯設定規則情境,即輕與重的存在編碼;所以哲學考慮自身有了小說性,問題自身則是小說家在著作中閃現的哲學考慮。昆德拉問題研討的重要特征是拒絕得出結論,他以為是塞萬提斯讓人知道世界沒有必定的真理,只要一大堆相對的問題。昆德拉在書中提出輕、重、靈、肉、記憶、虛弱、暈眩、牧歌、天堂等一系列的生計暗碼,并與人物一一對應,支撐起各自的生計狀態,展示了心靈與肉體的兩重性。而每個關鍵詞都是人物不同可能性的側面。可能性是與一次性反抗的最積極的方法,因而此書可視為對自以為是的"必定"的瓦解。而生命由于缺少必定的含義,變得沒有依憑與支撐,甚至不如隨風飛舞的茸毛那樣有確定的方向。[1]




人物介紹


特蕾莎


特蕾莎是昆德拉筆下一個很具代表性的人物,也是與實際聯系最為嚴密的一個女性形象。在作者男性話語筆下的這個人物形象,具有傳統女性的一般特點,即以為靈與肉是不可分的。這正是特蕾莎生射中不能承受之重,而一起,特蕾莎又是一個不斷與自身反抗的女子,僅僅她顯得很脆弱,她的反抗關于這個社會而言更是無力的作為。因而,她便陷入了生命的困境之中。她是一個孤單的守望者與尋求者,在托馬斯看來,她是一個被人放在涂了樹脂的籃子里順水漂來的孩子,這籃子順水而下卻恰恰被托馬斯撿起,在對他付出無私的愛后,對他的變節更是近乎變形認識的成全,一路上她不僅忍耐著自己最愛的人對自己的不忠,也在不斷尋求靈與肉的和諧。




特蕾莎對卡列寧是一種無私的愛,由于這種愛別無所求。但她對托馬斯明顯沒有到達這樣的大度,僅僅她能忍耐一般人無法忍耐的,這或許與她終身的閱歷密切相關。她從沒有取得過愛情的樸實。她一向堅守著自己生射中的"重",而她卻偏偏愛上了生射中"輕"大大多于"重"的托馬斯,終究她也拋棄了自己一向堅持的"重"跑到工程師那里,讓"重"變成了"輕"。但她卻和托馬斯有著實質的差異,她僅僅想證實托馬斯告訴她的做愛和愛是徹底不同的兩回事,明顯她得到的是必定的答案。可以說特蕾莎的愛情更在必定程度上推動了托馬斯的放縱。




托馬斯


托馬斯是書中僅有的男主人公,可是他的存在含義卻是經過特蕾莎和薩比娜兩個截然不同的女性體現出來的。首先作者便從尼采的"永久輪回"導入,"在永久輪回的世界里,一舉一動都承受著不能承受的職責重負"。這句話在這部書中有著統領效果。托馬斯標榜著自己特定的一套愛情理念,即沒有愛情投入的人就無權干與對方的日子,所以他給了自己自在的空間,為他的肉體的放縱供給了可靠的理由。這就是他存在的最輕之處。他所一向奉行的"性友誼"準則讓他心安理得的在不同女性之間斡旋。他的生命之輕不是對自我日子的放縱




,而是在放縱的進程中無法粉飾的空虛。他不需要為誰付出多少,別人也不會向他索要。可是終究壓倒他的卻是他生射中不能承受之重。




在托馬斯和特蕾莎的日子閱歷,作者把敘說中心放在了托馬斯身上。他就是在小說規則的生計情境下,挑選了自己所堅持的生命的含義,自己生射中以為具有重量的東西。一起從他身上咱們看到的是作者對生命之重的體會:每一次生命的進程都不可重復,也無可排練,走完了,就是一個無法更改的定格,因而每一次的挑選就承當著十分沉重的重量,含義重大并可能影響人終身的順利或坎坷,幸福或苦楚。托馬斯的人生挑選--和特蕾莎結婚,挑選回捷克,挑選鄉下日子等等都體現了作者含義中的生命之重。在小說中托馬斯以自己的生命的社會價值,即光亮的工作前景,換取了自己所堅持的生命含義--那個在他靈魂深處始終讓他牽掛,僅有伴隨他終身的特蕾莎。小說完畢,托馬斯和特蕾莎終究在一次事故中死去。耗盡生命的能量的托馬斯終究走向了存在的極致,走到了生命的止境。從托馬斯的終身咱們可以看到尋求含義和準則的生命之重所體會的沉重與苦楚,到完畢卻以生命之輕得以擺脫。輕與重的差異是:一起任何事物只出現一次,這種一次性存在稍縱即逝,具有令人無法承當的輕薄漂浮。[3]




著作鑒賞


敘事節奏




敘說運動分為五種:省掉、概述、等述、擴述和靜述,這五種敘說運動關于形成小說敘說風格、突現主題、營造氛圍等有重要效果。不同的敘事速度的挑選既反映愛情氣氛的改變,也是昆德拉小說理念的貫穿。第六章《偉大的進軍》節奏是最強的,速度是最快的,反映粗獷的厚顏無恥的氣氛,由于它充斥著很多的事情,描繪出令人窒息的社會環境,給人一種壓抑緊迫感。第七章《卡列寧的淺笑》節奏是平靜、傷感的氣氛,大篇幅圍繞卡列寧的死展開,兩個首要人物終究退出了喧囂的世界。"對他們來說,鄉村日子是他們僅有的逃脫之地。"當他們認識到人類的潰裂,卡列寧就成為將他們連接起來僅有的線,而卡列寧的死就意味著僅有的聯系也被堵截。




從整體看,《生射中不能承受之輕》的敘說節奏首要由省掉、概述和擴述構成,對不同速度的挑選和并置不僅反映了音樂開展的邏輯,也反映了昆德拉的小說理念。例如第一章《輕與重》中,托馬斯與前妻兩年的日子卻只用一句話"他和妻子共同日子不到兩年,生了一個孩子"來概述,顯現前妻在托馬斯日子中的輕。而在特蕾莎由于托馬斯對她不忠,不辭而別脫離蘇黎士后卻用五頁篇幅描繪托馬斯兩天里的思想活動,在輕與重之間反復遲疑,并由此引出了貝多芬音樂和憐惜癥等主題,提醒了特蕾莎在他生射中的不可或缺,是擴述。讀者經過閱讀托馬斯與兩個不同女性的愛情流速,更深入感受到輕與重的比照,輕在重的襯托下更輕,重在輕的比照下更重,由此輕與重的主題得到更好的闡發,而留給讀者更多想象空間的是許多省掉的運用。




昆德拉對立"在歷史條件下引進一個行動,用無含義的時刻充塞人物生命的時刻;每次改變布景,都要有新的展示、描繪和解釋。"作者對托馬斯、弗蘭克、薩賓娜的外貿特征幾乎沒有任何細描。讀者對他們的家庭背景、個人歷史知之甚少,而對特蕾莎卻有少數身體描繪和幼年日子的介紹。這是由于昆德拉以為不同人物有不同的存在編碼,人物的存在編碼由若干個關鍵詞組成,對特蕾莎而言,它們是肉體、靈魂、暈眩、脆弱、田園詩、天空,因而有必要對她的肉體在自我提醒中的效果加以凸顯;而對托馬斯而言的存在編碼是輕與重,肉體對他的自我提醒沒有價值。




媚世




作為一種哲學概念,媚世于20世紀早期被引進;而米蘭·昆德拉之后在其著作中又分別從哲學、政治、美學三個層面上闡釋的"媚世"這一詞語的內涵。不難發現,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中,也體現了作者對其的了解。




人的存在,每個人對生命輕重的尋求不同,方法也不同。書中,米蘭·昆德拉經過托馬斯和薩賓娜測驗了生命輕重取舍的不同方法,兩者的共通之處在于對"媚世"的反叛。昆德拉以為:媚世是人類的一個通病,是一種以撒謊作態和泯滅個性來取悅群眾,取寵社會的行為。著作中托馬斯和薩賓娜都體現了反"媚世"。差異在于托馬斯是以一種表面上退讓的反抗來否定"媚世";而薩賓娜則是變節,出走的反抗。兩者在反"媚世"上的體現反過來又體現了作為其生計狀態的生命之輕與重。[4]




著作影響




該書于1988年改編成電影《布拉格之戀》,由菲利普·考夫曼(Philip Kaufman)導演,丹尼爾·戴-劉易斯,茱麗葉·比諾什,和麗娜·奧琳(Lena Olin) 主演。




該書的改編電影取得了美國奧斯卡金像獎、美國金球獎提名,1988年美國國家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影片獎和最佳導演獎、英國學院獎最佳改編劇本獎等獎項。[5]




作者簡介




米蘭·昆德拉,捷克裔法國作家,生于捷克布爾諾市。50年代初,他作為詩人登上文壇,出書




過《人,一座廣闊的花園》(1953)、《獨白》(1957)以及《終究一個五月》等詩集。但詩歌創造明顯不是他的久遠尋求。終究,當他在30歲左右寫出第一個短篇小說后,他確信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從此走上了小說創造之路。1967年,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玩笑》在捷克出書,取得巨大成功,連出三版。但好景不長。1968年,蘇聯侵略捷克后,《玩笑》被列為禁書。昆德拉失去了在電影學院的職務。他的文學創造難以進行。在此情形下,他攜妻子于1975年脫離捷克,來到法國。他的絕大多數著作,如《笑忘錄》(1978)、《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1984)、《永存》(1990)等等都是首先在法國走紅,然后才引起世界文壇的矚目。他曾屢次取得世界文學獎,并屢次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的提名人。除小說外,昆德拉還出書過三本論述小說藝術的文集,其間《小說的藝術》(1936)以及《被叛賣的遺言》(1993)在世界各地撒播甚廣。昆德拉原先一向用捷克語進行創造。但近年來,他開始測驗用法語寫作,已出書了《緩慢》(1995)和《身份》(1997)兩部小說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qkzz/635.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