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居者》

 imcoffeir   2020-11-14 13:56   57 人閱讀  0 條評論

《寄居者》是嚴歌苓所著的一本小說。




該書還原了血淋淋的戰爭年代里醉生夢死、花天酒地的上海。《寄居者》無疑是一部即具有反思前史、討論人道價值,又具有現代人容易接受和了解的體現手法的著作。




2015年6月17日,麒麟影業計劃將《寄居者》改編成電影,范冰冰將擔任主演。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寄居者




別名


1999年




作者


嚴歌苓






類別


長篇小說




首版時間


2009-2-1




字 數


230000




目錄


1內容簡介


2創造布景


3人物形象


4著作賞析


5著作點評


6作者簡介


內容簡介


故事發生在抗戰期間的上海,由女主人公“我”在晚年敘說給一位列傳作者聽。“我”在1939年的上海,愛上一名剛剛逃離會集營上岸的猶太男子。那時趕上約瑟夫?梅辛格臭名遠揚的“終極處理方案”就要施行,為讓愛人去美國,“我”暫時在上海抓了個救星——另一位美國青年——做自己的丈夫。亂世中,小人物們開端一串連環套式的命運救助,最后,“我” 用“愛人”的錢贖救了“丈夫”,用“丈夫”的護照讓“愛人”脫險,同時,以銷毀對愛情的原始了解和信仰的方式,去實現了愛情……[1]




創造布景


嚴歌苓接受采訪時說,《寄居者》的故事原型來自柏林墻一個展覽館里的故事。




1993年,嚴歌苓和先生去柏林旅游,發現柏林墻一個展覽館里“陳列”著許多故事。“有一個故事說的是一個小伙子跟一個女孩子在東柏林訂了婚,小伙子先到了西柏林,他深愛著他的未婚妻。一次很偶爾的時機,他在歐洲見到一個女孩子,非常像他的未婚妻,他就勾引了她,把她帶到東柏林,偷了她的護照,讓他的未婚妻假冒那個歐洲女孩,用歐洲女孩的護照過了關。”




這個故事中人道的東西讓嚴歌苓記憶猶新,但她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時機把它寫出來。1999年的時分,她跟陳沖對猶太難民在二戰期間被上海接納的事情非常感興趣,“咱們做了一階段的材料研討,但苦于找不到一個比較會集的故事來反映。一直到前年,我忽然想到,能夠借用柏林的故事來作為串聯大布景。”于是她借用了這個故事來作《寄居者》串聯的大布景,僅僅把主人公變成了一個我國女孩。 [2]




人物形象


May




作為小說的主人公May,她是寄居者,“有寄居者的身份認同危機感”、漂泊感、失落感和孤獨感。她說,“遷移和寄居是人類悲慘生計現象之一”,“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孑立。我是個在哪里都熔化不了的個別,我是個永遠的、徹底的寄居者。因而,我在哪里都住不定,到了美國想我國,到了我國也本分不下來”。她又是個年青、熱心、有個性、好固執的少女。在那日據孤島上海險峻、壓抑的環境下,她為個人的獨立自在,離家出走;她并不關懷政治,可有一個一般善夫君的同情心和正義感,上海的抗日運動,撒傳單、救傷員、送醫藥、通風報信等她都沾上了邊,乃至還坐了班房挨了打,她被人稱之為“非自覺的抗日分子”。而她最熱心的仍是愛情。她以為“關于咱們那個年紀的男女,能夠沒有面包但不能沒有愛情”,“什么都擋不住愛情,饑餓、前途渺茫都擋不住”。她和猶太難民彼得在招聘鋼琴老師的演奏會上可說是一見鐘情,之后,他們就膠漆相投、形影相隨了。




然而,其時的上海絕非久留之地,對猶太難民的“終極處理”在即,她總想設法與彼得一起流亡,并為此還親身去了趟美國。在一個偶爾的時機,她見到了一個和彼得長得非常相像的也是猶太人的杰克布。她竟然冒出一個“缺德”的主意:誘惑杰克布去我國,然后偷了他的美國護照,讓彼得冒名頂替與她一起逃往美國。雖然她對此一直懷有負罪感,可仍是墨守成規、有條不紊地順利進行。最后,彼得終于“登上了自在女神身后的新大陸”,而她卻“把實在的我留在了岸上”。這戲劇性的轉機,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岸上有我愛吃的小館子,我愛閑逛的寄賣店和小鋪,有愛說我閑話的鄰居,還有我的真摯、熱心、惡習和壞名聲。最重要的是,岸上有個灰色地帶,那兒藏著杰克布·艾德勒”。May便是這樣一個既單純又雜亂、矛盾重重的小女人。[3]




彼得




彼得是猶太人,被逼流亡到上海。“彼得是個容易引起女人注意的男人,寬肩細腰,明眸皓齒”,“這是個帶些貴氣模樣的人。”他是醫師,還賦有藝術才調,彈得一手好鋼琴,可天生是個猶太商人的坯子,做事勤快精密,力求完美,也唯利是圖,謹慎小氣,只要能賺錢,什么都干。私販醫藥,囤糧欺市,還偷偷給抗日傷員看病做手術。便是在“兩只槍口對著他,也不阻礙他撈一筆”。




杰克布




杰克布也是猶太人,為愛情也為避債被誘惑到上海。杰克布雖然外貌與彼得非常相像,性情卻徹底不同。表面看去,他不修邊幅,玩世不恭,賭過錢,鬧過事,可他有自己的是非標準、品德底線。剛到上海,見人力車拉人,他堅決不坐,以為把人當馬這是非人化的欺辱。他目擊日軍的種種暴行,毅然主動地加入到反日的地下奮斗中去。他被捕、遭毒刑、破相貌,仍非常樂觀、義無反顧地堅持下去。他是被May誘惑來的,雖然他與她的弄假成真的愛情終究未能成為夫妻,可他卻能在這上海漆黑嚴酷的孤島上,“自我發現,自我成全”,做了一個成功的大男子漢。 [4]




著作賞析


折疊著作主題


《寄居者》在延承以往創造主題與風格的基礎上,將視界深化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大規模的種族虐待和族群流亡的巨大災禍,從女人視角動身,圍繞著一個“異族三角戀”的故事,展現了身份、文明、前史、宗教、民族與人道錯綜雜亂的羈絆,對今世移民文學特別是女人文學研討,具有新的啟示含義。




在小說中,作者有認識地將長期作為“寄居者”的猶太民族與十九世紀末來到美國創業的我國人的境遇兩相比照,他們的堅韌與刻苦,他們所遭受的輕視與虐待,他們困難的身份認同。在小說中,彼得一家被逼脫離維也納時,他的父親說上海太遠了,她的母親反問道:“離哪里太遠?”——這無疑是關于不斷漂泊的寄居者最錐心的一問,也表達作者本人關于 “寄居者”生計狀態的諸多考慮。




而小說中更錐心也更深遠的詰問則來自干由寄居者所遭受的輕視而引發的更廣泛含義上的關于輕視與虐待的詰問。在其時的美國,有不同種族之間的輕視環鏈,在其時的上海,有 “九教二十七流”,寄居的外國人有他們的輕視階梯,而我國人之間也有彼此的輕視階梯,身為寄居者的被輕視者僅僅其中的一環 ,在對他人的輕視上 ,他們并不無辜。正是這樣的一種詰問,把咱們從小說里的那個風云變幻的時代里、從那個回腸蕩氣的愛情故事中推出來,推向了更雜亂、更深廣也更具現實含義的考慮。 [2]




折疊藝術特征


動感的敘說言語




且看她寫當年的上海:“不計其數輛馬桶車走出犬牙交錯的里弄,走過大街小街,在路面上留下一滴滴濃稠的黃色液體。馬桶車向裴倫路的糞碼頭聚集,如同好東西一樣給細心上船,順著臭墨汁一樣的蘇州河走去。河濱擠滿烏篷船,一切沒錢住陸地的人都在甲板上晃悠悠地吃、住、生、死,在水里晃悠悠地洗涮,飲用,排泄。”再看看她初次見到的杰克布:“他個子比彼得矮,身材勻稱緊湊,后來發現他愛玩水球,也愛玩跨欄。他對什么都僅僅玩玩,什么都能玩兩下。他的面孔很少有定在那里給你好好審視的時分。一秒鐘的不茍言笑,他馬上就會擠一下眼,或鼓一鼓腮,把不茍言笑的表情攪亂掉。”這種動感的敘說言語,使人們對環境、事情、人物猶感鮮活生動,形象深刻。




畫蛇添足的英文




作者以主人公的身份,在自我敘說中,適可而止地插入了一些英文的關鍵詞,起到了意想不到的畫蛇添足的效果。如“Pop”這個詞,主人公解釋說,“‘閃回’這詞不如英文‘Pop’,非常動感,帶有聲響,并帶有爆炸力”。又如“self—loathing”,非常精確恰當地體現了主人公其時“自暴自棄后的自我討厭,自己厭惡自己”的心情和感覺。再有如“shut up”“darling”等詞語的運用都有異曲同工之妙。這兒可不是“假洋鬼子”的“洋涇浜”,倒是寄居者們通用的言語,體現出了他們在言語上的困惑和無法。




女人道別的異化




“性別”作為一種角度和態度,包含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社會性別更多的將著重點放在女人作為社會文明的存在主體時所扮演的人物性征,當女人的生理性征與社會人物性征二者之間存在矛盾的時分,女人的性別就會在某種程度上發生人格分裂式的異化。在《寄居者》中,作為女人的、上流階層的May,當她扮演鋼琴女郎和家庭教師的人物時,她的象征主要是社會含義上的,因為鋼琴女郎與家庭教師都是她抗擊捆綁與壓抑的一種工具,而身著能“勾起男人愿望”的旗袍、參加雞尾酒會、和男朋友在酒吧喝得酣醉、抓住每一個時機享受浪漫的May,才是她最實在的性別。 [5]




著作點評


北京晨報第一屆首席記者佟彤:“這個《寄居者》不性感,或者說,它令我感到的是更多的母性。”




故事結局在愛情的部分出其不意,令人嘆惋。[6]




作者簡介




嚴歌苓,享譽世界文壇的華人作家,是海外華人作家中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以中、英雙語創造小說,是




我國少量多產、高質、涉獵度廣泛的作家。其著作無論是關于東、西方文明魅力的獨特闡釋,仍是對社會底層人物、邊際人物的關懷以及對前史的重新點評,都折射出人道,哲思和批評認識等。代表著作:《小姨多鶴》、《第九個寡婦》、《赴宴者》、《陸犯焉識》、《一個女人的史詩》、《扶桑》、《穗子物語》等。[2]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xlcs/626.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