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伯家的苔絲》

 imcoffeir   2020-11-21 13:15   54 人閱讀  0 條評論

《德伯家的苔絲》是英國作家哈代的長篇小說,是“威塞克斯系列”中的一部。




小說敘述了女主人公苔絲生于一個貧窮小販家庭,爸爸媽媽要她到一個富老太婆家去攀親屬,成果她被少爺亞歷克誘奸,后來她與牧師的兒子克萊爾愛情并訂親,在新婚之夜她把舊日的不幸向老公率直,卻沒能得到寬恕,兩人分家,老公去了巴西,幾年后,苔絲再次與亞歷克相遇,后者糾纏她,這時分她因家境窘迫不得不與仇人同居,不久克萊爾從國外回來,向妻子表示懊悔自己以往的冷酷無情,在這種情況下,苔絲苦楚地覺得是亞歷克·德伯使她第2次失去了安吉爾便憤恨地將他殺死。終究她被捕并被處以絞刑。




哈代在小說的副標題中稱女主人公為“一個純真的女人”,公開地向維多利亞年代虛偽的社會品德應戰。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德伯家的苔絲




定價


17元




別號


苔絲




出書社


人民文學出書社




作者


(英)托馬斯·哈代




出書時間


2003年




原版稱號


Tess of the D’Urbervilles






裝幀


平裝




譯者


張谷若




開本


32開




ISBN


7-02-003951-0




類別


國際名著




頁數


460頁




目錄


1內容簡介


2著作目錄


3創造布景


4人物介紹


5著作鑒賞


6著作點評


7作者簡介


內容簡介



女主人公苔絲出生于一個貧窮小販的家庭,他的父親約翰·德比有一天被人奉告是古代貴族德伯的子孫,他便得意洋洋起來。約翰和他的老婆決議讓女兒到一個富老太婆家去攀親屬,以期在經濟上得到協助。




苔絲去了今后被老太婆的兒子亞雷誘奸,她懷孕回家,孩子終身下即夭亡。過了幾年,苔絲離家來到陶勃賽乳牛場干擠奶的活兒,在這里他與牧師的兒子安吉爾·克萊愛情并訂親。苔絲對文質彬彬、頗有知識的克萊十分崇拜和酷愛,幾次想把自己曾被亞雷奸污的事告訴他,但都因種種緣故而沒有辦到。結婚前數日她曾寫了一封長信將往事奉告克萊,她把信從房門下邊塞進克萊的屋子卻塞到了地毯下面。新婚之夜她把自己舊日的這一不幸事情向老公率直,可是克萊沒能寬恕她。這今后他們兩人分家,克萊去巴西發展他的工作,苔絲仍在一些農場打工糊口。命運卻讓她再次與現已披上牧師黑袍的亞雷·德伯相遇。亞雷對苔絲的情欲登時打敗了他那沒有根基的宗教信仰,他糾纏苔絲,不得到她決不罷休。這時分苔絲的父親病故,為了母親和弟弟妹妹們的日子,她被逼與亞雷同居。




不久,安吉爾·克萊爾從巴西回國,找到妻子并表示懊悔以往的冷酷無情。苔絲在這種情況下以為,是亞雷· 德伯使她第2次失去了克萊,又一次毀掉了她的夸姣,她懊惱和憤恨到了極點,帶著一種責任感,殺死了亞雷。在與克萊一同度過夸姣、滿意的終究五天之后,苔絲被捕并被處以絞刑。




著作目錄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十全十美




陷淖沾泥




旗鼓重整


蘭因絮果


癡心女子


冤家路狹


功成愿滿[1]


創造布景


19世紀后期的時分,英國經過工業革命的飛速發展已成為國際頭號工業大國。工業的發展侵蝕了英國傳統農業社會的宗法秩序,打亂了農人長期在村莊田園環境中所構成的種種日子方式和習氣。許多老實老實的農人在此刻遭受了陣痛,他們不得不從自給自足的經濟狀況轉向受雇于人、被人克扣的農業工人。19世紀末維多利亞時期小說家托馬斯·哈代作為這一時期各種改變的目擊者和見證人,他的心里充溢矛盾,一方面他對村莊的舊日子方式和田園風光有深厚的懷舊與眷戀之情,因而在愛情上討厭鐵路伸向村莊,也討厭機器替代手工勞動。《德伯家的苔絲》便是在這一布景下發生的著作。 [2]




人物介紹






苔絲本是一位純真美麗又非常勤勞的村莊姑娘,她神往人生的真和善,但又不時遭到偽和惡的沖擊。苔絲的悲慘劇始于為了全家人生計去遠親家打工,卻因年幼無知而被亞雷騙去了童貞的貞操,成了一個“墮落”的女人,受到社會輿論的非議,把她看成不貞潔的罪人;苔絲后來與青年克萊相愛,又由于新婚之夜坦白有污點的曩昔而被老公遺棄,而與近在眼前的夸姣坐失良機;出于高度的家庭責任感和自我犧牲精力,苔絲為交換家人的生存而再次違愿淪為亞雷的情婦;終究由于老公的回心轉意使得失望的苔絲憤而舉起了復仇的利刃,總算成了一個殺人犯,終究不得不付出了生命的價值,導致“像游絲相同靈敏,像雪相同“皎白”的苔絲終究終被徹底毀滅。這一切悲性遭受全由于無情命運所精心策劃和規劃,安排世事的宇宙操縱經過命運的巨網毫無憐憫地將人倫品德意義上的好人、仁慈人籠罩于進退維谷的苦難圈套。




苔絲是哈代塑造的一個全新的婦女典型。她有著雙重性情。一方面她勇于抵擋傳統品德和虛偽的宗教;另一方面又不能長度脫節傳統品德對本身的羈絆。特別是后者與她的悲慘劇命運直接相關。首要,形成苔絲悲慘劇的性情方面的要素是大天然賦予她的質樸,這天性的質樸使她不能與人面獸心的亞雷共處,也使她不能向心愛的人隱瞞自己的“污點”,由于她沒有感染多少文明,所以也就缺乏名利的計謀。并且苔絲鄙視宗教,鄙視法令。另一方面,由于苔絲身世于一個農人家庭,殘存于農人身上的某些舊品德和宿命觀點使她在抵擋傳統品德時出現了軟弱的一面。她在受到塵俗輿論、傳統品德虐待的同時,又用這一品德規范來靜觀自己,以為自己是有罪的。苔絲以失去自我為前提,對克萊爾極度崇拜,極度忠貞。正是這種思維,這種保守性,加重了苔絲命運的悲慘劇性。[3]




亞雷的父親是個有錢的商人,而后冠以貴族德伯的姓氏。這個闊少憑借父親的金錢、權勢在鄉野稱霸,為非作歹。他第一次見到苔絲,荒淫好色的嘴臉就暴露無遺。由于苔絲年幼無知,缺乏經驗,而周圍的環境又是那樣漆黑,沒有一個人協助,沒有一個人保護,因而,他趁人之危,設下圈套,蹂躪、玷污了苔絲,毀壞了苔絲少女的貞潔和終身的夸姣。盡管后來他在老克萊牧師的協助下一度改邪歸正,自己也作了牧師并打算變賣家產到非洲去布道,可是幾十年的惡習并未根除。當他再度碰見苔絲今后,邪念再生,幾年的教導前功盡棄,卻是苔絲看透了這個身著道袍的牧師的魂靈,拒絕了他。可亞雷又百般來糾纏、脅逼苔絲,”可是,苔絲寧可持續留在棱窟槐富農葛露卑的農場里忍受嚴酷的克扣和壓榨,承受超負荷的重體力勞動,也不樂意屈服于亞雷。可是父親病死,母親身體欠好,弟妹失學,房子租借到期,一家人被攆出村子無處安身,就在走投無路的時分,苔絲的母親承受了亞雷的主動協助,而苔絲也被逼作了他的情婦,成為亞雷放縱日子中的最大受害者。在克萊歸來之后,苔絲以為是亞雷讓他誤以為克萊再也不會回到他身邊,與亞雷發生劇烈的爭吵,亞雷終究死在的苔絲手下。








克萊是與亞雷徹底不同的人。他是個有開通思維的知識分子。他盡管身世牧師家庭,卻不樂意當牧師“為上帝服務”,更樂意從事實業——務農,克萊鄙視階級成見和等級觀念,厭棄都市富貴日子,自愿到鄉下務農。他不怕喫苦,和農工相同從事深重的體力勞動,力圖掌握各種類別的農業技術,以便完成自己的抱負,成為一個大農場主。在大天然的懷抱中,和天真無邪的農家少女朝夕共處,使他更感到村莊日子的質樸,也更神往著天然,質樸、清新的日子,為此,他不樂意娶有錢人家的小姐,而要娶農家姑娘為妻。在他眼里,苔絲是“大天然的重生女兒”,純真的標志,完美無暇的創造,“天地間沒有什么象苔絲那樣純正,那樣甜美,那樣貞潔了。”可是,當苔絲誠實地向他率直了自己曩昔所受侮辱,那么克萊心目中的偶像就崩塌了。克萊對苔絲不只沒有絲毫同情,甚至“不能優容苔絲”,他視若無睹苔絲對他的一片深情厚意,冷酷無情地拋棄了她,置苔絲于苦楚失望之中,并且永久撲滅了愛情在她心中從頭引發的期望。克萊拋棄苔絲后,遠涉異國來到巴西,飽嘗日子苦難之后,才真實了解人生,才認識到自己所堅守的傳統品德是何等的陳腐,既坑害了苔絲,也坑害了自己。心里的懊悔,對苔絲的懷念,使他又從頭去找苔絲,此刻苔絲心中苦楚、懊悔、失望之情到達極點。老公的歸來,兩人的重逢,使苔絲看到自己再一次受騙,一怒之下,殺死亞雷,復了仇。經過了五天的流亡,苔絲和克萊在一個靜謐的拂曉,苔絲被捕,接著被處絞刑,克萊遵照苔絲的遺愿,帶著悔過的心境和苔絲的妹妹開始了新的日子。








著作鑒賞


著作主題


哈代在書中描繪了新興的工業化和都市文明給古老、鄉土的威塞克斯地區帶來了沖擊,揭露了禁錮眾思維、強調貞潔、壓抑婦女社會位置的虛偽品德。苔絲的悲慘劇命運反映了其時的年代布景:其一,經濟貧困;其二,不公正的法令制度;其三,偽善的宗教;其四,資產階級的虛偽品德。苔絲的悲慘劇是其時社會的產物,因而苔絲的悲慘劇也是社會的悲慘劇。 [4]




心靈純真的美麗姑娘苔絲的悲慘劇是丑陋的社會現實形成的。作為一個貧窮而社會位置又低下的女子,苔絲所受到的壓榨與侮辱是不可避免的,既有物質方面的(包含經濟的,權勢的,肉體的),更有精力方面的(包含宗教的,品德的,傳統觀念的)。作為一個社會的受害者,苔絲不只勤勞勇敢,并且純真仁慈。她雖出生清貧,但充溢夸姣的抱負。為了完成這一抱負,她先后三次出門;可是她孤立無援,每次都遭到沖擊,并且一次比一次沉重。苔絲的悲慘劇不只有其深入的經濟本源和階級本源,并且還有倫理品德和宗教法令方面的要素。苔絲的經濟位置和階級位置決議了她在為資產階級服務的品德、宗教、法令面前必然處于被迫的位置。




苔絲的悲慘劇是一個純真、仁慈的女子被資產階級腐朽的倫理品德、偽善的宗教以及不公正的法令制度所毀滅的悲慘劇。而苔絲本身的資產階級品德與宗教品德意識也在必定程度上形成了自己的悲慘劇,由于她無法脫節那些傳統品德對自己的束縛,是她性情中軟弱的一面,別的以亞雷為代表的新興資產階級是形成苔絲不幸的直接原因,以安琪為代表的傳統倫理品德則是一種無形的更可怕的精力虐待。苔絲這個形象的可貴之處正是在于她勇于向壓榨她的實力進行應戰。可是在強大的社會實力面前,她的抵擋不可避免地帶來悲慘劇。她的悲慘劇性命運似乎是一個人的,但實際上,她標志著19世紀末英國農人的整個命運。




哈代借苔絲悲慘劇的終身有力地抨擊了其時維多利亞年代的男權制社會。日子在這種男權制社會下的女人注定要受壓榨和操控,無法逃脫悲慘劇的命運。在男權制社會干流言語的衛道者眼里,女子永久處于依贊同從屬的位置。無辜受害者苔絲被以為是站在男權社會干流思維和意識形態的對立而,是一個離經叛道的為社會所不忍受的淫女和妖女。而對男權社會的糟蹋和壓榨,苔絲盡管開始了不屈的反擊甚至吶喊出了男權社會對女人壓榨的本質,可是終究依然沒能也不可能脫節掉男權制社會的強大而無形的操控網,而走向毀滅。




藝術特征


繪畫藝術在《德伯家的苔絲》環境描繪中的運用,尤其是顏色與光線的運用,對這部著作的人物刻畫、氣氛的烘托、主題的分析、讀者的心思承受都發生著重要的影響,真實而富于感染力地展現了女主人公苔絲時間短終身中愛情、婚姻的悲慘劇,使讀者對這一出人生奮斗的悲慘劇感同身受。




景象描繪表現了哈代運用繪畫藝術的咱們手筆,既有氣魄雄偉的巨幅景色畫,也有精工細作的靜物小品。 景象取材雖來自大天然的景色,可是作為景色的景色實際上現已不再存在,它們已成為一個個的布景,反映和協調著人物的情感和閱歷。他再現大然,無論是一草、一木、一花,還是一朵云彩、一片田野,選用的不是照相師的再現手法,而是畫的辦法。作家借助顏色、光線、線條等繪畫藝術手法,著力探究天空和地面的顏色聯系,其間有種看不見的比照效果,體現了他對于寬度和力度的感受力。




哈代將如畫的村莊日子環境、繪聲繪色的人物、精彩動聽的細節一同出現于讀者的眼前, 給人以美感和享受, 同時透過具體日子的畫面, 竭盡全力地刻畫人物的復雜性, 并揭示了著作的品德主題和悲慘劇主題。在小說中, 每一段景色的描繪都是為了揭示苔絲心靈發展規律的某一段歷程, 也照應了苔絲的性情和命運。在苔絲每一次進場前, 哈代都用了很大的篇幅來描述那里的環境。 女主人公苔絲日子的各舞臺,如安靜的布蕾谷及其周圍一帶的山林、草地、低谷和河流,美麗的塔布籬和荒蕪苦寒的棱窟槐,讓讀者一覽無余。繪畫藝術的運用更使文字如圖畫般出現在讀者面前,與小說的人物和情節有機地融為一體。在這里,藝術追隨著天然界,藝術家的手不由自主地遵從眼睛的感覺支配,而讀者并不是直接由眼睛,而是由想象力經過眼睛去發現。經過人為的或天然的符號就可以在咱們的想象里從頭引發同什物相同的意象。借助繪畫藝術的手法捕捉外部事物某一共同方面的本質,用人類心境的某一方面同它關聯起來,并且形諸語言文字,在讀者的心中激起那種所需求的愛情。 哈代就這樣經過奇妙地構思, 把天然環境的改變與人物命運的崎嶇結合起來, 用特殊的環境描繪來烘托人與人、人與天然、人與社會之間的聯系, 構成了小說無與倫比的奇特魅力。




《德伯家的苔絲》是哈代“性情與環境小說”最典型的一部。在小說中,環境與主人公彼此感應、彼此烘托、息息相通。人物的喜怒哀樂與環境的情調顏色改變構成一個密不可分的整體。環境預示反映人物的命運和情感,人物的情感命運則賦予環境更多的靈氣和活力。兩者之間調和一致,相得益彰。環境的情調和角色的心靈構成一個整體,交相輝映。




著作點評


“《德伯家的苔絲》是19世紀英國文學的一顆明珠,奠定了哈代在英國甚至國際文學的位置。在美麗的苔絲身上人們至始至終看到的是她純真的賦性對強逼她的惡實力的苦苦掙扎。”(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克洛德·西蒙評)




“《德伯家的苔絲》的寫成,一百多年曩昔了,女主人公苔絲也早已建立在國際文學畫廊之中,這不只僅由于人們對傳統美德有所逾越,更由于著作主人公所擁有的人道與魂靈深處的巨大魄力使之成為最動聽的女人形象之一。”(英國作家埃利亞斯·卡內蒂評)




作者簡介




托馬斯·哈代(Thomas Hardy,1840—1928)。英國詩人、小說家。他是橫跨兩個世紀的作家,早期和中期的創造以小說為主,承繼和發揚了維多利亞年代的文學傳統;晚年以其出色的詩歌開拓了英國20世紀的文學。




哈代終身共發表了近20部長篇小說,其間代表作當推《德伯家的苔絲》、《無名的裘德》、《還鄉》和《卡斯特橋市長》。詩8集,共918首,此外,還有許多以“威塞克斯故事”為總名的中短篇小說,以及長篇史詩劇《列王》。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xlcs/645.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