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風箏的人》

 imcoffeir   2020-11-27 13:10   52 人閱讀  0 條評論

《追風箏的人》是美籍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的第一部小說,也是第一部由阿富汗裔作家創作的英文小說,于2003年出版,連續兩年位列《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在美國銷量超過700萬冊,全球銷量超過2000萬冊,已經被翻譯成42種語言。


小說講述了兩個阿富汗少年關于友誼、親情、背叛、救贖的故事,小說不僅表達了對戰爭的控訴、還對阿富汗種族問題和宗教問題有深刻的反映。這部小說在評論界獲得了廣泛好評,但同時也在阿富汗國內引起巨大的爭議。


基本信息

中文名

追風箏的人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

卡勒德·胡賽尼


出版時間

2003年


裝幀

平裝


譯者

李繼宏


 

ISBN

9787208061644


頁數

362


創作年代

上個世紀70年代


作品出處

世紀文錦


文學體裁

長篇小說


外文名稱

 The Kite Runner


目錄

1內容簡介

2創作背景

3人物介紹

4作品鑒賞

5作品影響

6作品評價

7作者簡介

折疊編輯本段內容簡介


小說以第一人稱的角度講述了阿米爾的故事。阿米爾生于1963年喀布爾的一個富人社區中的一個富裕家庭。其父親"爸爸"是普什圖人,一名法官的兒子,成功的地毯商人。阿米爾家的仆人阿里的兒子哈桑則出身哈扎拉人。阿米爾和哈桑是好玩伴,哈桑是一個特別忠實,正直,一心只為阿米爾少爺著想的人,兩個人經常一起玩耍、游戲。阿米爾是出色的"風箏斗士",即善于用自己的風箏切斷別人的風箏的線;哈桑也是杰出的"風箏追逐者",因為阿富汗斯坦的傳統是線被切斷而落下的風箏歸追到它的人所有。爸爸對兩個孩子都很喜愛,但嫌阿米爾過于怯懦。兩個孩子和人打架時總是哈桑出頭。阿米爾展露出寫作的才華,但爸爸并不看重。爸爸的朋友拉辛汗成了阿米爾的忘年知己。1973年穆罕默德·達烏德·汗等發動政變,在阿富汗斯坦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國。


社區中一個仰慕納粹的普什圖族孩子阿塞夫和阿米爾、哈桑發生沖突。哈桑用彈弓維護了阿米爾。1975年,在一次風箏比賽中,阿米爾為了贏得爸爸的好感而勇奪冠軍,哈桑則保證去追到第二名的風箏以證明阿米爾的戰績。但在哈桑的歸途被阿塞夫等人截住。阿塞夫要哈桑把風箏給他,但哈桑不肯,于是他強暴了哈桑。這一切被阿米爾看到,但由于怯懦阿米爾沒有挺身而出。


之后的日子里阿米爾由于無法面對哈桑而希望爸爸把阿里、哈桑解雇,被嚴詞拒絕。于是阿米爾在13歲生日的晚上陷害哈桑,說他偷了自己的生日禮物。哈桑洞悉一切,而承認了偷竊。阿里和哈桑不顧爸爸的反對搬到了哈扎拉族聚居的哈扎拉賈特山區。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斯坦,1981年爸爸帶著阿米爾逃往到巴基斯坦白沙瓦,把家留給拉辛汗照看。后來阿米爾父子又遷到美國舊金山灣區的費利蒙居住。阿米爾在美國上大學,畢業之后成了作家,還在圣何塞的跳蚤市場認識了同樣來自阿富汗的一個將軍塔赫里的女兒索拉雅,并和她結婚。爸爸在此期間因肺癌去世。阿米爾和索拉雅搬到了舊金山。他們想有一個孩子,但始終沒能如愿。


2001年,罹患絕癥的拉辛汗從巴基斯坦給阿米爾打電話,讓他去巴基斯坦,因為"那兒有再次成為好人的路"。原來拉辛汗在阿米爾父子走后, 去哈扎拉賈特找到了哈桑及其母親,他們一起回到喀布爾管理阿米爾家的大房子,哈桑還有了一個兒子索拉博。然而1996年塔利班占領喀布爾之后,強占了這個房子,還因為種族歧視當街槍斃了哈桑及其妻子。索拉博進了孤兒院。拉辛汗希望阿米爾回去喀布爾救索拉博,但阿米爾不愿意。拉辛汗于是告訴阿米爾,哈桑其實是阿米爾爸爸的私生子。


阿米爾在出租車司機法里德的幫助下回到塔利班控制的喀布爾。在找到了索拉博所在的孤兒院之后,發現索拉博已經被一個塔利班頭目帶走,而這個頭目會出現在足球賽上。阿米爾在球賽中約了這個頭目,并在之后其住所見到了他。原來這個塔利班頭目就是阿塞夫。阿塞夫在被蘇聯人扶植的共產黨政權的監獄中受盡折磨之后加入塔利班,和蘇軍作戰,成了一個頭目。索拉博已經成了一個性侵犯的舞童。阿塞夫告訴阿米爾可以帶走索拉博,但必須和他先處理一些陳年爛賬。在屏蔽左右之后,阿塞夫戴上不銹鋼拳套,輕松毒打毫無搏擊經驗的阿米爾,但不料索拉博用形影不離的彈弓打瞎了其左眼。阿米爾和索拉博這才趁機逃出。


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因為阿米爾無法證明索拉博是孤兒,而無法取得美國簽證,從而收養索拉博。索拉博需要暫時入住孤兒院。出于對孤兒院的懼怕,索拉博割腕自殺,之后被救起。在阿米爾帶著索拉博回到美國之后,索拉博因為感情受到傷害不再和任何人交流。在2001年九一一事件之后的一個周末,在一個公園里,索拉博終于因為追風箏對阿米爾微笑。[1]


折疊編輯本段創作背景

據作者自述,他和他的兄弟在喀布爾度過的日子就像阿米爾和哈桑的生活那樣: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在上學。冬天就去放風箏,在電影院看約翰·韋恩的電影。書中跟他的經歷最相似的情節是在美國的日子,阿米爾和他的父親努力創造新的生活。他和阿米爾一樣,是一個來自于阿富汗斯坦的移民。他家在瓦茲爾·阿克巴·汗區的房子很大,在那里能舉行盛大的派對;他們還去帕格曼野餐。他對童年生活的記憶非常美好。


折疊編輯本段人物介紹

折疊阿米爾

主人公阿米爾是一個有著復雜形象的人物,在與哈桑玩耍時慫恿哈桑用彈弓將胡桃射向鄰居家的狗、朝山羊擲石頭等惡作劇被發現后,從來都由哈桑來背負,并且認為理所當然。


盡管他是一個孩子,但阿米爾也存在等級觀念和宗教民族觀念,"我從來沒有認為我與哈桑是朋友","我是普什圖人,他是哈扎拉人,我是遜尼派,他是什葉派",因此在開哈桑玩笑或捉弄他之后,盡管心懷愧疚,但仍然得到自我辯解和自我原諒。乃至斗風箏比賽結束后,阿米爾看到哈桑為保護追到了的風箏被阿塞夫強暴的場景,懦弱地跑開了。而阿米爾的心里活動是:他只是個哈拉扎人,不是嗎?可是,對父愛的渴求、對優越感的渴望以及面對惡勢力時的自保并不能籠統地說是人性的惡,阿米爾只是表現出了人性中本來面目。何況自此以后半生,他都被愧疚自責的陰影所纏繞。面對曾經的錯誤的時候,心靈上的愧疚和折磨已經使他在贖罪道路上跨出了一大半,而實質性的贖罪行為(回國救出哈桑的兒子索拉博)更是作出了極大的彌補。所以阿米爾已從自私懦弱的小孩子蛻變成正直勇敢的能夠擔當的男人。


文章中阿米爾設計使哈桑父子離開的片段體現了人性當中的劣性戰勝人性中的善性,但最終阿米爾踏上為自己也為父親的贖罪道路也展示了人性中的善最終戰勝劣,小說的主題得到升華。[2]


折疊哈桑

"為你,千千萬萬遍。"哈桑的一句話令多少人感動,這是一個孩子對另一個孩子忠誠表白,為了阿米爾,哈桑愿意做千千萬萬的事情。哈桑出生以后叫的第一個人名是"阿米爾",意味著他


將阿米爾當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猶如對母親一樣的依賴。他心甘情愿地為阿米爾做任何事情,哈桑一生都在為阿米爾犧牲,體現了一個孩子到一個男人不變的忠誠與正直,可以說是一個完美的人物形象。


在他身上,體現了人性中的大善,卻與民族、宗教和等級等全部無關,他是哈拉扎人,是什葉派,是富家奴仆,沒有金錢地位,沒有接受文化的機會,可是他勤勞勇敢、忠誠正直,擁有赤裸裸的原始個體所具備的一切完美特性。


折疊阿米爾的父親

同樣也是哈桑的父親,他身上可以說結合了阿米爾與哈桑的個性。他說盜竊是一切罪的宗源,可是他與阿里的妻子生下了哈桑,偷走了對阿里的忠誠,他向阿米爾隱瞞了事情的真相,他隱藏哈桑,偷走了哈桑本應得到的父愛與社會認同感。拉辛汗說過:"當惡行導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救贖。"所以阿米爾的父親一生都在行善事,修建恤孤院,幫助別人,祈求為自己贖罪,與此同時也得到了別人的崇敬和愛戴。阿米爾的父親表現出來的對阿米爾的冷漠和厭棄,是因為他從阿米爾身上看到了自身懦弱欺騙的一面,某種程度上表現的是對自身性格里的劣性的厭惡與懊悔。而哈桑身上所具有的勇敢忠誠、正直無私是他所推崇并且引以為自豪的自身優點。所以可以說阿米爾和哈桑這兩個兒子各自代表了他性格的兩面。 總的來說,他的救贖是成功的。


折疊編輯本段作品鑒賞

折疊作品主題


《追風箏的人》清新自然,以新寫實的筆法,訴說著溫情與殘酷,美麗與苦難,它不僅僅展示了一個人的心靈成長史,也展示了一個民族的靈魂史,一個國家的苦難史。這部小說流暢自然,就像一條清澈的河流,卻奔騰著人性的激情,蘊含著阿富汗斯坦這個古老國家豐富的靈魂,激蕩著善與惡的潛流撞擊。因為這部書,讓世界了解了一個遭受戰火蹂躪的、默默無聞的阿富汗斯坦人,這才是文學的魅力,也是這部小說的藝術魅力。但是這部小說不僅如此,它之所以能夠吸引不同民族、國家的讀者,撼動讀者內心纖細的情感,是因為它討論了關于人性和人性的拯救問題,這是現代人類面臨的共同話題。其實,人性的救贖是這部小說的核心價值。


任何一部成功的文學作品一旦進入讀者視線,就具有了獨立客觀的意義,不管作者的主觀創作有沒有意識到那些意義的存在,并不能否認它的客觀價值。風箏是該書的靈魂,雖然只在小說的兩個地方出現,卻蘊含了豐富的意象,風箏可以是愛情、親情、友情,更是作者對未來希望的象征。小說的精妙之處在于跳出了一般個人與社會前臺背景的關系,跳出了人和社會那種互相影響的從屬關系,兒子與父親、人和祖國就像風箏那樣,互相掙脫又互相糾纏,逃不出宿命的天空。[3]


折疊藝術特色

風箏隱喻


童年時期


風箏隱喻自由、自責、期盼父愛的生活狀態。 風箏在天空中飛翔象征著哈桑和阿米爾一起度過的的如影隨形、自由自在的生活。而阿米爾做為一名大戶人家的少爺,由于自己的出生給母親帶來的災難,造成阿米爾認為這是父親恨他和不喜歡他的原因,內心總是充滿罪惡感,長期無法擺脫自責的困擾。導致做事唯唯諾諾,跟父親的性格迥然不同,無法滿足驍勇善戰的父親對自己寄予的期望。


少年時期


風箏隱喻了自私、懦弱、背叛的人性特征 。風箏大賽中,哈桑犧牲個人的尊嚴為阿米爾取回了最后那只風箏。然而阿米爾的內心一直被羞愧和痛苦所折磨著,對自己的自私、懦弱陷入深深的自責當中不能自拔。為了逃避這樣的情緒,他將莫須有的罪名強壓在哈桑的身上,讓父親趕走他們。哈桑也毫無怨言地承認了不存在的偷竊行為,不顧阿米爾父親的勸阻,執意離開。對哈桑的背叛使阿米爾付出了人生中最慘痛的代價,二十六年的沉重的罪惡感、悔恨與痛苦一直折磨著他。這也暴露了人性的虛偽和脆弱。 風箏在作品中通過阿米爾的回憶反復出現,每次看到飛翔在高空的風箏,都會提醒他的友誼、成功、痛苦和失望以及他當初對哈桑的背叛。這些隱喻通過風箏這一象征體反復出現。


不惑之年


風箏象征著心靈上的救贖。一個夏天的午后,父親生前的好友拉辛汗打電話給阿米爾,告訴了他,哈桑和阿米爾竟然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并給他指明了方向: "那兒有再次成為好人的路。"阿米爾最終戰勝懦弱,冒著生命危險回到被塔利班占領的喀布爾去解救哈桑的兒子,將他帶回美國,收為養子。這是他在成長的生命歷程中,第一次主動采取行動來挽救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并非逃避。


在異國他鄉和哈桑的兒子放風箏,風箏也同樣帶給索拉博微笑,并贊揚自己曾一直不愿承認的事實,即哈桑的勇敢,累積多年的憂郁和自責在那風箏翱翔在空中的那一刻釋放,阿米爾終于驅散了第一次追風箏時籠罩在心靈的陰霾,坦誠面對自己的錯誤,并拯救了自閉的索拉博。他表明決定要向哈桑當年忠于自己一樣,永遠關愛索拉博,逐步實現個人美好人性的回歸。追風箏成為阿米爾成長史中的儀式,也是對一種希望的寄予。風箏,成了救贖靈魂的上帝。


《追風箏的人》通過對風箏的表述,隱喻了主人公在歷經各種挫折、磨難后通過自身的不懈努力和內心的坦誠,撫平了心靈的創傷,最終得以頓悟,人性得以成熟的過程。風箏這一象征體在促成結構完整的同時,進一步深化了作品的主題,創造出內容上的藝術美感。


折疊編輯本段作品影響

《追風箏的人》在美國亞馬遜3月底文學暢銷書排行榜上排名第二,超過《達·芬奇密碼》,并成為英國《觀察家報》2005年度最佳圖書、臺灣誠品書店、金石堂、博客來書店銷售冠軍。


法國讀書會2006年度首選書,法國《ELLE》雜志讀者票選年度最佳小說獎,美國圖書館協會選書。


2007年被導演馬克·福斯特 拍成同名電影 ,影片獲獲得80屆奧斯卡最佳配樂提名。[4]


折疊編輯本段作品評價


該書偏重個人的情節,從阿米爾與他父親仆人兒子哈桑的親密友誼開始,這段感情成為貫穿全書的脈絡。這兩個男孩所放的風箏,象征了他們之間關系的脆弱,在往日生活消逝之際,備受考驗。作者筆下的阿富汗溫馨閑適,卻因為不同種族之間的摩擦而現緊張。書中充滿令人回縈難忘的景象:一個為了喂飽孩子的男人在市場上出售他的義腿;足球賽中場休息時間,一對通奸的情侶在體育場上活活被石頭砸死;一個涂脂抹粉的男孩被迫出賣身體,跳著以前街頭手風琴藝人的猴子表演的舞步。 


極為動人的作品……沒有虛矯贅文,沒有無病呻吟,只有精煉的篇章……細膩勾勒家庭與友誼、背叛與救贖,無須圖表與詮釋就能打動并啟發吾人。作者對祖國的愛顯然與對造成它今日滄桑的恨一樣深……故事娓娓道來,輕筆淡描,近似川端康成的《千只鶴》,而非馬哈福茲的《開羅三部曲》。作者描寫緩慢沉靜的痛苦尤其出色。 


《追風箏的人》最偉大的力量之一是對阿富汗斯坦人與阿富汗斯坦文化的悲憫描繪。作者以溫暖、令人欣羨的親密筆觸描寫阿富汗斯坦和人民,一部生動且易讀的作品。(《芝加哥論壇報》評)巧妙、驚人的情節交錯,讓這部小說值得矚目,這不僅是一部政治史詩,也是一個關于童年選擇如何影響成年生活的極度貼近人性的故事。單就書中的角色刻畫來看,這部初試啼聲之作就已值得一讀。從敏感、缺乏安全感的阿米爾到他具有多層次性格的父親,直到阿米爾回到阿富汗斯坦之后才逐步揭露父親的犧牲與丑聞,也才了解歷史在美國和伊斯蘭世界的分岔……這些內容締造了一部完整的文學作品,將這個過去不引人注意、在新千年卻成為全球政治焦點的國家的文化呈現世人面前。同時兼具時代感與高度文學質感,極為難能可貴。 


作者以極其敏銳的筆觸讓他的祖國栩栩如生。他深入描繪阿富汗斯坦移民在哀悼失去祖國、努力融入美國生活之際,仍然根深蒂固的傳統與風俗。此書是一部睿智并發人深思的小說:贖罪并不必然等同幸福。(《休斯敦紀事報》評)纏繞著背叛與贖罪的小說以阿富汗斯坦近代的悲劇為骨架,不僅僅是一個關于成長或移民的辛酸故事,作者把這兩個元素都融人到得之不易的個人救贖宏景之中。所有的這些,加上豐富的阿富汗斯坦文化風情:魅力難擋。


折疊編輯本段作者簡介

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1965年生于阿富汗斯坦首都喀布爾市,后隨父親遷往美國。胡賽尼畢業于加州大學圣地亞哥醫學系,現居加州。"立志拂去蒙在阿富汗斯坦普通民眾面孔的塵灰,將背后靈魂的悸動展示給世人。"。


《追風箏的人》是他的第一本小說,因書中角色刻畫生動,故事情節震撼感人,出版后大獲好評,獲得各項新人獎,并躍居全美各大暢銷排行榜,《追風箏的人》已經由夢工廠改拍成電影。還著有:《燦爛千陽》(A Thousand Splendid Suns,2007)、《群山回唱》(And the Mountains Echoed,2013)。作品全球銷量超過4000萬冊。


2006年,因其作品巨大的國際影響力,胡賽尼獲得聯合國人道主義獎,并受邀擔任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xlcs/664.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