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黑暗靈魂簡讀

 imcoffeir   2017-09-01 22:30   1603 人閱讀  0 條評論

我對關于自己出生時的記憶十分清晰,恍如昨日。那是一片柔軟的光芒,透著朦朧的奶白色,從四面八方包圍自己,輕撫光溜溜的每一寸皮膚。既沒有黑暗,也沒有漫長的等待,只有在母親般呵護下的平靜,仿佛隨時可能睡去,又隨時可以醒來,身處夢幻般的愛。

相反,出生后的世界冷冰冰的,沉重不堪,手腳被引力拖拽著,身體承受了莫大的負擔。引力來自腳下的土地,這個星球本身,它拉扯我脆弱的靈魂,試圖將之拽進地底。那里有地獄否未為可知,以我對科學的堅信來判斷,應該是沒有的,但我依然恐懼它的牽扯,好像隨時要陷進泥沼。

我的立足之地就是這么單薄,搖搖欲墜地向我告知:你已經出生了,歡迎來到這個世界。帶著你的靈魂去暢游吧——但終有一日你會歸家,當你的靈魂沾滿塵世污穢、不再清澈,我便為你洗去黑暗,使你重回榮耀。

它似乎是這么說的。

黑暗靈魂txt下載

“13號,登艙。”柔美的聲音宣告著殘酷的懲罰,而我必須服從。

兩個全副武裝的看守押我進入掃描室,然后離開,把我一個人和一堆機械關在一起。它們無機質的堅硬使人難以放松,尤其是有些地方已經脫漆,露出生銹的金屬。說不定他們刻意沒去修補,以期通過壓力讓受刑者下意識地屈服。

掃描在不知不覺中完成,前方門框上指示燈從紅色變為綠色,示意我繼續前進。

接著是消毒、復檢、準備三個艙室,乏善可陳,一遍遍洗刷直到把我剝成赤條條的樣子這件事十分無趣。

最后,我踏入投放艙,站在一個長方形大罐子里,艙門關閉,罐子外的套籠也降下,一個顯示屏出現在套籠外,開始對我講述之前發生的和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13號,現以故意傷害的罪名、根據你造成兩人死亡的結果宣判:判處放逐至下層20年,期間不得以任何形式返回上層。”可笑的是屏幕上竟然提供“認可”和“反對”的選項。如果點反對,它會提供一批律師信息,雖然我請不起里面任何一位。在上層,犯罪極其罕見,從我的編號才只到13就能看出來。相應地,律師也極少,聘請他們的價格也貴到離譜。

我用盡量清晰的語速說道:“我認可。”

接著,眼前一黑,一切都再見了。

這一年,我66歲。

意識再次醒來。著陸艙已經打開,一股被緊緊捆縛的約束感綁在身上,我深深地意識到的確身處下層。嗓子里是粘稠的空氣,帶有新鮮泥土氣息,呼吸起來還有點不習慣。耳中滿是細碎噪音,來自某種飛禽或昆蟲,還有被風拂動的枝葉。綠色肆意生長著,即使只能看到艙口外一小片土地,也能推測出它們在整個下層泛濫的自由。

我驅動手腳,蹣跚地扶著艙壁前進。陰郁的天空逐漸展現在視野內,似乎快要下雨了,它沉重的灰色不像是要撒下水露,反而像是要拋灑灰塵,既壓抑又粘滯。完全出艙門,手才離開艙壁,我就不支倒地,強大的重力差點沒把我直接按趴在地上,血肉都充分地感受到了質量。清洗過的身體立刻被塵土弄臟,碎石和雜草刺痛皮膚,頭皮也光禿禿地涼著,即使不情愿也讓我感到自己仍然活著的實感。

生命。我這頑固的身軀。

在懷疑自己很快就要死去的無力中趴了片刻,當我察覺到身體如此頑強地運作著想要續存時,我開始明白,該讓靈魂也繼續奮斗了。放逐不是結束,僅僅是個開始,接下來的日子,仍然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遲緩地舒活一下身體,匍匐著沐風,像初生嬰兒一樣爬行、佝僂、起身。

著陸艙檢測到我離開了足夠距離,開始關閉,側面彈出一個不大的箱子落到我腳邊,算是臨別贈禮。推進器的火焰慢慢升高,它古老的動力方式不禁令人啞然,我努力昂起頭——脖子臼臼地響了一下——目送著陸艙在安安靜靜的升高過程中變成一個小亮點,最終消失在天穹上。

上層,我的家,我的天堂;下層,我的地獄,我贖罪的地方。

我又坐下,屁股在地上摩擦得好一陣痛。落在身旁的箱子映入眼簾,它大約我小臂長寬,一個半拳頭高,有個提把,由黑色的殼包裹,中間有個簡單的機械鎖。上層還真是吝嗇,連一塊電子元件也不留下,鎖都是機械的,我邊想邊把箱子拿來打開。里面有一套淡灰色連體服,有鞋子和手套,但沒有帽子。就體感來說,我不覺得冷,但不知道現在是什么時候,也許過不了多久就會進入寒冬,還是早點考慮保暖的問題比較好。

我拍落身上的泥土,穿好衣服和鞋子,開始搜索箱子里剩下的事物:三袋營養劑,光吃它們我也能活三天;一把差不多三個拳頭長的金屬刀具,沒有等離子刀刃,也沒有高頻振動功能,原始的短刀;一個過濾網,只要不是明顯不能喝的水幾乎都能濾干凈。除此以外,還有湊合箱子里面空間的一根短金屬桿,也許是表達累了可以撐起箱子坐坐的意思?

再無他物。

我得靠這些東西在下層活20年。這顯然不可能。比較容易的辦法是去找下層人聚落,而比較艱難的辦法是獨自努力過活。當然還有個輕松的方法,拿起刀最準脖子一劃,一切都結束了。顯然這個選項不在考慮范圍內。

才謳歌過生命的美好,我就要開始面對現實,它幾乎和頭頂的云層一樣低矮,我不得不低頭就范。靜坐的這一會兒時間,我已經習慣了重力和空氣,畢竟在被放逐之前做過全面調整,身體健康是有保證的,諸多疾病疫苗也已經注射過,大概沒有被病原體感染的風險。在這一點上,上層還是有所仁慈的,畢竟我也曾是在那個天堂里居住的公民,只是現在做一趟長期旅行罷了。如果,或者說我一定要——活到20年后回歸的日子,我就回家,重歸它美麗的國。

對未來的美好憧憬支撐我邁出第一步,腳下富有彈性的草地回應腳丫,讓心情還頗為愉快。說是懲罰,但我確實沒有反省的意思,我認為自己只是做了必須做的事情,一個人必須做的事情,至于上層如何見解,那是他們的意志,我就當是不小心掉下來也罷。連天使也會跌落人間,何況我還是有人送下來的。

我決定先找尋水源,沿著水流走會比較容易遇到聚落。很幸運地,才沒走多遠就有潺潺水聲,走近去看發現是一條溪流,緩緩地在林地見流淌。我用濾網打了些水喝,下層的水和上層沒什么區別,并沒有一些上層人認為的那樣“腐臭不堪”,包括深綠的植被和裸露的巖石,都放射出粗野的氣息,某種角度來看也蘊含相當的美。

沿溪流行走的過程中遇到過一個分岔,我朝比較大的一支方向前進,路上并沒有遇到小鳥和昆蟲之外的野獸,也不見人跡,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

太陽從頭頂移到了偏斜的角度,我捏拿不準時間,只能從直覺判斷大約過了一、兩個小時。身體適應環境后展現出的健康活力相當不賴,讓我只覺得輕微疲乏,林木逐漸稀疏,看來快要出林地了。

我一面期盼著出林地后能遇到下層人,一面祈禱不要遇到吃人的下層人。據說,當然只是據說,有下層人把上層人看作美味佳肴,會用刀子和烤架來招待落入他們手里的倒霉鬼,我可不想還沒過完第一年就在檔案上留下“被吃掉”的記錄。

林地外視野豁然開朗,樹木長得更矮,可以望到相當遠的距離。在地勢略低的平坦處有凸起的小方塊進入視線,那想必是人工建筑了。我很高興今天不用在野外露宿,便提著箱子加快腳步向那邊進發。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zxxs/244.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