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本是道》(附txt全集下載)這本網絡小說開洪荒流先河!

 imcoffeir   2018-11-17 08:41   1451 人閱讀  0 條評論

  我的印象:開創“洪荒流”的小說《佛本是道》,很經典的一本網絡小說洪荒小說從這本書開始火了很久,很多作家寫洪荒小說的網文,而且寫紅了。《佛本是道》可以算作是修真仙俠類小說的分水嶺,在整個修真仙俠小說的發展史上具有承前啟后的作用。它終結了混亂的舊時代,開啟了一個修行世界觀更加有序的新時代。 

  很多人提起《佛本是道》,第一印象就是它構建了“洪荒流”的世界體系,仿佛它是石頭里蹦出來的猴子,無父無母,憑空出現,乒乒乓乓地就構建出了一座全新的修真仙俠大樓。實際上并非如此。小說發展如長河,既有上游也有下游,綿綿不絕,任意一段都必然受到其上游的影響,又會轉過來影響下游,《佛本是道》也不例外。它既是新流派的開山之作,也是舊流派的集大成之作。

《佛本是道》(附txt全本下載)封面.jpg

  那么它之前的舊流派是指什么呢?當年的起點在修真仙俠分類下有古典仙俠、幻想修仙與現代修真三大分類。細細看來,我們會發現,其實《佛本是道》三者兼具,而且基本上采取了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的做法。

  《佛本是道》吸收了古典仙俠的傳統文化底蘊,創造出古代背景的“地仙界”,同時抹去了正邪、行俠仗義與愛情元素。前二者被抹去是因為太老套,《誅仙》幾乎消耗掉了網絡讀者們對這類話題的最后一點興趣。后者被抹去是因為作者夢入神機本人實在不擅長寫感情戲,男主角周青與其道侶云霞互動起來極度尷尬,作者自己或許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干脆就在小說中后段避過不寫了。

  幻想修仙中被借鑒的是實力分級層次與超脫地球的大視野,被抹去的是對西方奇幻世界觀套用帶來的不協調感。這個問題自“九州”時代就出現了,一直以來隱約存在于這類小說之中。幻想修仙類小說中,常常會給人感覺是在照搬西方奇幻設定,一塊大陸,若干種族,若干國家,一段神明創世的歷史,只不過一切都用中式詞匯來描述而已。而且這個類型下的某些作者似乎對傳統文化一知半解,常常會出現把“神仙”拆開,搞出神界、仙界之流不倫不類的設定。在《佛本是道》中,這些問題自然也被一并抹去。

《佛本是道》(附txt全本下載)插圖.jpg

  現代修真的優點是其都市背景容易讓讀者共鳴,缺點是常常淪為都市異能傳奇故事,成為一鍋道士、和尚、吸血鬼、超能力者、教廷與巫師的大雜燴。不僅風格混亂,而且力量層次很低,毫無仙氣。

  《佛本是道》將都市背景作為開頭引入,一來增強讀者的親切感,二來為作者構筑從太古洪荒貫穿到現代的完整世界觀打下基石,三來埋下許多后續章節的伏筆。在現代都市的背景下,作者不時將上古封神內幕揭露出一角,隨即放下;這種若隱若現、似熟悉、似陌生的感覺確實很吸引人。但不得不說,作者本人在開頭受到了現代修真類小說弊病的影響,出現了吸血鬼、教廷等亂入因素,還有很違和的網絡語言出現,好在他后面已經盡力修正了。

  在此要順便說一句,網絡小說不一定非要寫時下流行的網絡詞語,否則過兩年再回頭看那些過氣詞匯,會讓讀者有種超越春晚的尷尬感。

  言歸正傳,我們可以看出,《佛本是道》里實際上集合了三種舊有修真仙俠類小說的精華,又摒棄了其缺點。但在此之外,依然要記得,《佛本是道》承上啟下,它不僅是舊修真仙俠的大總結,還是一部新的開創之作。

  說到開創,又有人要說洪荒流了。不錯,《佛本是道》成功地將散亂無序的中國神話串聯起來,構建出一個完整的體系,以《封神演義》、《西游記》兩部神魔小說為主體,以《山海經》、《蜀山劍俠傳》和諸多民間傳說為點綴。空間上來講,包括了從三十三天到地仙界再到人間地球的天地人三界。時間上來講,包括了從混沌未開到末劫來臨的漫長時間線索。成分上來講,包括了道門、佛門、人類、妖族、巫族、阿修羅族、天庭、地府、龍宮等等勢力。這一整套幾乎包含了中國古代所有重要神話內容的世界觀體系設定,被大家稱為洪荒體系,由此衍生的小說新流派也被稱為洪荒流。

  但是僅僅把《佛本是道》一書的開創之功歸結為洪荒流鼻祖,那就太低估其地位了。

  首先,《佛本是道》的洪荒世界觀本身就存在一定的瑕疵。這也可以理解,夢入神機將散亂而矛盾的中國神話編成一套完整體系,難免會有顧及不到之處。

  譬如書中的大日如來,乃是烏巢禪師所化,同時又出現一位截教毗盧仙入釋而成的毗盧那遮佛。但大日如來是意譯,梵文音譯實際上就是摩訶毗盧遮那佛,摩訶為大,毗盧遮那為日光遍照,佛也可稱如來,故稱為大日如來。毗盧仙入釋,是《封神演義》原有的劇情,夢入神機將其與自己的大日如來設定結合時,就出現了對沖。不知道他將毗盧遮那寫為毗盧那遮,究竟是筆誤還是為了含煳其事。總之這二位一同出現,頗有些毗沙門天王與托塔天王李靖的微妙感。類似的例子還有佛教的二十四諸天護法與冥河座下的大梵天、濕婆等人并存的沖突,不再多講。

  其次,《佛本是道》開創的洪荒流只是個曇花一現的小說分支,很快就步入衰落。原因很簡單,洪荒世界觀貫穿過去與現在,它構建得太過完整了,沒有給這個流派的后起小說留下多少空白來填補。比如無限流,只要有主神空間、有任務世界、有兌換獎勵等幾個元素存在,就可稱為一篇無限流小說。但洪荒流不同,從開天辟地到末劫來臨,必須要有巫妖大戰、三皇五帝、封神量劫、西游之旅等等內容,才算作洪荒流。這實際上就把小說給框死了,少了一個點,讀者就覺得不夠“洪荒”。

  于是,洪荒流小說只得可憐巴巴地擁擠在為數不多的幾塊《佛本》空白區域,一遍遍地重復著近似的套路,直至爛俗。讀者對洪荒流的設定也迅速變得審美疲勞,甚至在晉江上出現了《跟洪荒流算總賬》這樣的吐槽洪荒爛俗套路之作。僅有寥寥幾部小說跳出了這個囹圄,對《佛本》的洪荒流設定大加改造,進而成為該流派的優秀小說,如《封神歸真錄》(又名神話斷章)、《西游往生錄》、《興亡一嘆》等。

  因此才說,簡單地把《佛本是道》一書的開創之功等同于洪荒文鼻祖,其實是低估它了。這本書真正開創的,是一種新的世界觀構筑方法,那就是構建以中國古代神話為基礎、具有高實力層次(高魔)、包含了從古代到現代的完整歷史傳承脈絡的世界觀。

  在這種方法里,中國數千年的神話底蘊、近代興起的仙俠之風、互聯網時代出現的實力層次劃分被徹底打通、貫穿起來,深深地影響了之后的修真仙俠類小說。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徐公子勝治體系。雖然徐公子的《神游》與夢入神機的《佛本是道》是同一年發表,但是這本書里尚未看出作者有構建前文所述的那種新型世界觀的想法。《神游》中很少提及我們熟知的神話人物,也看不出現代修真界與古代神話的傳承關系,更沒有超脫仙人以上的實力層次。徐公子勝治真正完成這一類型世界觀構建,是在他2008年發表的《靈山》一書。而此之前,徐公子勝治與夢入神機曾經起過沖突——可以肯定的是,徐公子勝治確實閱讀過夢入神機的作品。因此,說他受到了夢入神機構建世界觀方式的影響,應該不算是信口開河。

《佛本是道》(附txt全本下載)插圖1.jpg

  愛潛水的烏賊的《一世之尊》則為我們提供了另一個方面的例子。烏賊獨辟蹊徑,以武功為脈絡,以諸天萬界為視角,構建出了一個從古至今、具有高實力層次、以中國古代神話為基礎的世界觀。《佛本》的洪荒流設定化為一個元素,被《一世之尊》更加廣闊的世界觀包容進去。《佛本是道》從世界觀構建方式和世界觀內容兩方面影響著這部近兩年來的大熱作品。

  還需要指出的是,在2006年,網絡上的修真仙俠類小說似乎發展到了一個蛻變的節點:夢入神機寫出了《佛本是道》,徐公子勝治寫出了《神游》,貓膩寫出了《朱雀記》。三人憑借這三本書一舉成名。貓膩的《朱雀記》中也出現了試圖打通古代神話與現代修真的企圖,只不過他構建世界觀的能力要稍遜夢入神機一籌,因此并未被后起作者所接受。但我們可以看出來,即便沒有《佛本是道》,修真仙俠類小說自身也存在著構建新型世界觀的發展趨勢,只不過夢入神機用自己的才智大大加快了這一進程。

  最后再來提一提《佛本是道》的價值觀問題。許多讀者認為這本書透露出對暴力與叢林法則的迷戀。這一觀點是值得商榷的。一方面,讀者們可以看出,《佛本是道》中的確存在大量此類描寫,主角周青更是靠著殺伐算計一路成就圣人。另一方面,當主角成圣以后,全書氣勢一變,似乎隨著主角實力的上升而換了一番眼界。有人不喜歡成圣的周青,認為他沒有人味。但我認為這里寫得好,這種淡漠無人味才是“既是圣,便為圣”,夢入神機最出彩的寫人功力反而著落在這里,真正描寫出了混元圣人的心態。而在這種心態下,他描寫暴力斗爭場面就與此前大不一樣了。來看最后幾章大決戰時候的描寫:

  “四面混亂無比,盡是火焰!巖漿!寶光!人群!大艦!慘叫!鮮血!雷光!轟鳴!天崩地裂,五行元氣都雜成一團。”

  “盤古幡不停地搖,太極圖時隱時現,混沌鐘急如喪聲。三大靈寶都失去了恬淡的靜意,這一量劫所結下的因果,都要了結清了。”

  “殺劫,終于沖上了高潮頂峰!”

  這片血與火,毀滅末日般地殺劫之中,天道教,闡教兩門弟子連同兩教主大軍,億萬之眾,個個如瘋虎一般,眼睛之中是一片血紅。自鴻蒙開辟,孕育了五十六億年的最大殺劫終于開始了。這兩界關前,無論是山山水水,還是城池人家,丘陵樹木連同最深的地底,都被攪成了一片糨煳。無邊的煞氣都往這邊凝聚,隨后又散將開來,波及三界。

《佛本是道》(附txt全本下載)插圖2.jpg

  地仙界中每一處地方,都感覺到顫抖,煞氣的彌漫,異常慘烈地氣息傳進了三界每一個修士的心中。就連那地處最邊緣的北蘆俱洲最深處的上古妖獸,都被了這無邊殺劫氣運的波及,混亂起來,相互殘殺起來。居住在深處地修士們,也陸續死在了慘烈地爭斗中。

  有史以來,最為慘烈,最為浩大的決戰終于拉開了帷幕。七位混元無極太上教主,以不生不滅,萬劫不磨之身,以開天辟地,重演世界的神通做拼命一戰。就連上古巫妖大戰,也只是上古妖皇東皇太一與巫門十二祖巫之間的地爭斗,遠遠比不得如今。”

  這幾段描寫所透出的情緒,真的是對暴力與叢林法則的迷戀嗎?顯然不是。這實際上是作者抽身到了一個更高的位置,用冷靜的,甚至是嘲諷的、批判的目光再凝視底下的瘋狂世界。

  周青的成長發跡,是他一路殺伐算計的歷程。暴力陰謀、叢林法則是他的倚仗,或者說他是一個叢林法則大環境的勝利者,因為他最能夠利用這種法則為自己謀利。因而這部分小說就隱約透出了對這方面的崇拜之意。然而當他跳出這個環境,成為更高維度的圣人時,他從上往下看去,原先的情感色調就變化了,迷戀被居高臨下的審視所代替。

  我們可以把這視作現實社會的小人物發家史。周青前期的算計殺伐,就像是資本的血腥積累。在這個階層逐漸固化、規則內上升途徑漸漸堵死的社會,小人物想要向上爬,就只能投身于算計和殺伐,用暴力來沖破層層阻礙,他自身的力量是唯一的倚仗。而成圣以后的周青,就是已經成功晉升到社會頂層的高端人士,再轉過頭來看那些小人物的掙扎,自然是居高臨下的,冷漠嘲諷的。

  但反過來說,這樣的周青還是當初的他嗎?在這個晉升成功的道路上,周青是不是已經丟失了自我?是不是已經被成功所異化?或者說,周青他們這些圣人是不是真的超脫出來了?亦或是淪為一種更高層次的傀儡?這所謂的更高層次,在小說中的反應就是天道、因果與命定。來看看小說中周青、老子兩位最強圣人吧:

  “卻說玄都大法師回了宮,老子嘆道:‘如今圣人因果了斷,你榜上有名,我也守護不得你,你逃脫不得。’原來玄都大法師榜上有名,老子因為鴻均告誡,不得插手弟子爭端,是以袒護不得。

  說罷,用手一指,收了離地焰光旗,風火蒲團。推了玄都大法師一把,與龍馬又回了大陣中,正巧到了九鳳前面。九鳳大喜,阿鼻劍出,一劍斬去,連同龍馬,玄都大法師都斬死。真靈朝封神臺去了。”

  “張自然道:‘還缺敖鸞一人。’

  龍女聽后,面望周青,周青終究奈何不得。

  兩人對望了一眼,敖鸞大叫道:‘我便去了。’說便橫劍自死,一縷芳魂朝封神臺去了。

  周青知道,再也見不到當年那個手提神劍,英姿颯爽地少女了。就算能見,也是五十六億年后的事情了。”

  即便是兩位實力最強的圣人,面對天數也無可奈何。一路殺伐算計也好,證道成圣也好,在更加強大的天命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小說中的無力實際上是現實社會中焦慮情緒的映射,為了反抗而依靠暴力,最后爬上頂峰卻已丟失自我、身不由己,不論地位高低,成功與否,在整個社會中,都不得超脫,歸于一聲無奈的嘆息。

  轉載PS:這篇書評對《佛本是道》的評價很高啊,我應該就是文中提到的把《佛本是道》看成洪荒流鼻祖低估了這書地位的讀者啦~

  《佛本是道》txt百度網盤下載鏈接:https://pan.baidu.com/s/1-JS5hlFOyX2c9lUNL5zc9g

本文地址:http://www.lucyssportsbar.com/zxxs/518.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